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桓易/IE】一次性感情13

一次性感情12

13
趁着几天的年假,Evan买了一张飞韩国的机票,他想见Teddy,只是见一面,从很远的地方再看看他而已,他们自从上次电话里的不欢而散以后就再也没联系过,都分手了还联系什么呢,做朋友吗?
可是Evan还是想见他,买机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这种行为很像一个重度烟瘾患者,想着再吸完最后这根烟,吸完就坚决不吸了,而他想的是,再看Teddy一眼,看他一眼以后就去好好生活。
飞机在韩国一落地,Evan才意识到自己把见Teddy这件事想的太容易了。他不会说韩语,韩国人讲的英语又很奇怪,他好多都听不明白。更重要的是,Teddy是明星,还正在拍戏,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的。他打了以前跟Teddy联系的那个号码,从通话记录里找的,只剩一串号码,存在联系人里的名字已经让他删了,上次的通话记录还是一个多月前。
然而他等到的却是一句毫无感情的人工提示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对不起…
对不起…
Teddy上次挂电话前的那句话也是对不起。这是Evan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了,他看看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和语言根本不通的人群,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得到Teddy。
Evan在街道上走了一会,在人海里他是不可能遇见想见的那个人了。就算他问到了Teddy拍戏的地点,外面肯定也会有安保,就算让他进去了,拍摄基地那么大的地方,那么多片场,Teddy在哪一个,Teddy是有今天的戏份还是在休息,是白天有戏份还是晚上有戏份,他都不知道,他什么都不知道。千里迢迢来到韩国,他仿佛一个迷茫的掉队游客,只有一个关了机号码和一张回去的机票…
这趟飞行没有让Evan如愿以偿,他认命的想可能这是天意,不让他见到Teddy,因为如果真的见到Teddy,他可能就心软了,想着要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异地就异地吧,好长时间见不到就见不到吧,Teddy不能陪着他就不能吧,他想在韩国就随着他吧…只要他们还有感情和牵念,就能坚持着得过且过…可是到最后又能怎么样呢,这本来就是一段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坚持不过徒劳。
所以这回Evan是真的想,既然没有见到Teddy,那就算了吧。
忙碌的工作和身边变化着的人,迟早会把一切冲淡,没有谁离了谁会真活不下去。
过完年以后天气一天天回暖,白天渐渐长了,光秃的树枝上生出小小的嫩芽,湿冷的冬季走向尾声。易恩的寒假也快要结束了,这个寒假他一半时间呆在电台工作,一半时间在寝室看看书打打游戏睡睡觉,不快也不慢的,又要开学了。他们院今年有实践周,要去很偏远的十八线小山村开展一些实践活动,本来就不长的寒假还要再提前一个星期开学,学生们都在抱怨,然而抱怨无效,实践周活动要算作学分,学分不够毕不了业,再怎么不愿意大家还是得收拾好行李箱准备直面惨淡的人生。
室友们从家过完年回来都胖了些,一假期没见大家都特想,明杰换了个新发色,伟晋写了自己的原创歌曲到处给人唱,以纶买了个前置摄像头说要开始直播生涯,风田从日本带回来一大堆好吃的…
在实践周开始的前一晚上,他们一块吃了一顿,又打游戏打了个通宵,然后睡眼惺忪的迎来了把他们拉去偏远地区的大巴车。
易恩让Evan来送他,他说他的那些在本地念书的同学都有家人来送,他在这个城市里一个亲人都没有,除了成天在一块的室友,Evan是他最亲近的人。易恩都这么说了,Evan也不好不来,他帮易恩把旅行箱放进巴士下面的行李架里,拍拍易恩的肩,家长语气道,“好了,快上车吧,加油!”
“你要想我!”易恩嘟着嘴,依依不舍的拽Evan围巾上的流苏玩。
“才一个星期而已,可能我还来不及想你你就回来了。”Evan微微的微笑,食指一点,在易恩嘟起的嘴唇上按了一下。
“反正我会想你,一天见不到都会想。”
易恩说完飞快的抱了Evan一下,转身跑上了车,室友给他留了位置,靠着过道,他坐下,隔着旁边的以纶跟窗外的Evan挥挥手,Evan的围巾被他刚刚玩的有点乱。易恩感觉,车还没走,他们还没正式分别,看着Evan修长的手指在空气里对他轻轻的那么挥了一挥,他就已经开始想他了。
接下来的这一个星期易恩过的不好,因为实践周本来就是让他们受苦的,哪里有享受的道理。白天累的要命,晚上还没网,吃的很简朴,床板翻身会吱吱响。
每天躺在床上,易恩都会给Evan打电话,这成了他一天里最幸福的时光。
“Evan,今天我给一个小朋友修好了玩具车,他觉得我超厉害诶!”
“Evan,你是刚播完节目吗?这边没有网路,我都没法听你的节目了…”
“Evan,我们已经三天没见到了,你还没想我啊?”
“Evan,我看到一片很好看的叶子,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但是我没采下来,我怕采下来它会很快枯掉,就只照了一张照片,等我回去给你看,真的好好看…”
“Evan,Evan,Evan…”
每次易恩问Evan有没有想他的时候Evan都会说没有,其实这不过是口是心非罢了,Evan已经习惯了易恩成天在身边粘着他,易恩走了以后他觉得周围似乎过于安静了,在这种安静中,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空空的感觉被明显放大,曾经在他的心坎上有Teddy,现在这个人被他自己生生剜去,他不敢再想那种疼,他答应过易恩,不会难过了。
易恩挂电话以后伟晋在上铺翻了个身,抓着床边护栏探头说道,“你们成天这么甜蜜,这是在一起了?”
“没有…”易恩打开手机里不用联网的游戏平躺着玩。
“这么长时间都没在一起?!他那天不是还来送你了吗,我看见你还抱他了。”以纶接话道,他那天坐窗边,易恩和Evan干了什么他可是一目了然。
“那你看见他抱我了吗?”易恩挺平静的反问了一句。
“额…没有…吧…”
“这不就是了。”
“都是我在一厢情愿。”易恩自嘲,他把目光从手机屏幕转移到头顶什么都没有的木板上出神了好久,气氛有点尴尬,每个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
“你告诉过他…你喜欢他?”风田直来直去的问。
“没。”易恩简洁的答了一个字就不再说话。
“哎呀,这哪用告诉啊,易恩对他那么好,他感觉不到吗?!要不是喜欢他,谁平白无故的对一个人这么上心?”明杰语气有点激动,老幺初恋就这么纠结,他当哥的是真替他着急。
“我感觉我和Evan之间,好像总隔着些什么,有时候我觉得他在回避,有时候又觉得他也会不由自主的对我好……好矛盾啊…”易恩回想着他和Evan之间的一幕幕,从刚认识到现在,只要那段回忆有Evan的参与,再小的细节他都会记得很清楚。
“不过不管他不愿接受我的理由是什么,我都想再努力一下。”易恩既是在说给室友,又是在说给自己,他觉得自己以前也不是这么固执的人,但在追Evan这件事上不一样,Evan这么优秀出色有这么多的人喜欢,他凭什么轻而易举的就能跟他在一起。
Evan是要他拼命拼命才能争取到的人。
“那要是你努力也不行呢?”伟晋很现实的问。
“那就一直这样,也挺好的…至少我知道Evan不烦我,有时候还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需要我吧。”易恩把手机放在床边,带着一点浅浅的笑容闭上眼睛把被子往上拉了拉,他猜今晚他会梦到Evan。 

————TBC————

最近觉得有点没动力,自己给自己呼噜呼噜毛……

评论(20)
热度(96)
  1. 白止苔丝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