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桓易/IE】一次性感情03

一次性感情02

03
其实易恩以前也听过电台节目。那是自己在家那边上中学的时候,每天晚上爸爸会在他下了晚自习后接他回家,车里一般都会开着一个频道,有时说路况,有时说娱乐明星,有时还说说旅游行纪什么的…
但易恩觉得Evan播节目的感觉和别人都不一样,他总是能把一件很小很平常的事说的很动人,一听到他的声音,就会觉得他人也在身边儿似的,和自己经历着同样的天气,去过同样的一家料理店,在同一个街口,见过同一只颜色和花纹的小狗,感受着同样的热闹或冷清,体会着同样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
他越来越能理解那些听了Evan节目去告白的人,还有当时在酒吧里宏正说的:听Evan的节目你会更爱上他。
“易恩,你在那傻笑什么啊?你报告做完了?”
易恩听见有人叫他,摘下耳机“啊?”了一声。
“我说,你明天的报告做了没?”
“…”易恩吸了口气惊恐的望着床上的以纶,“完全忘记了…今晚不用睡了…”
“快感谢我提醒你的救命之恩吧!”
易恩把耳机线团成一团,绝望的趴在桌上,对着手机屏幕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那人听,“Evan,你看,因为你我连报告都忘记做了,那个老师超凶,总喜欢给人打很低的平日成绩…”
不过,这些可怜兮兮的话,Evan是没法听到的了。
终于在一个周五下午,易恩决定去一次Evan工作的市电台。靠近商圈,很高大的钢筋骨架玻璃幕墙楼,来这座城市两年多,也见过这幢建筑许多次,今天他才知道,原来这里就是市电台。他关了导航,带着点小忐忑走进去,其实他早就想好了,如果被人拦住那他就说是自己是无意转到这边的游客,想着参观一下,虽然可能还是会被驱逐,但至少不会太突兀。
和所有写字楼里面一样,有很多穿着正装带着工作牌忙碌的人,前台的姐姐在讲电话,好像也没太在意易恩进来,他四处张望了一下,很气派,很有序,不愧是Evan工作的地方。
正当易恩真的像个游客那样参观着的时候,那边电梯走出一波人,先走出来的人谈笑风生的说着什么,逗的旁边的人都笑起来,易恩的目光也被吸引过去…
诶!这个人——
好眼熟!
与此同时那个人也看到了易恩,他一边走一边多看了易恩几眼,在记忆中搜寻见到他的情景。
“啊!”突然想起来的晨翔冲易恩略带深意的一笑,“是你啊!是不是来找Evan的?”
易恩重重的点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他。
真萌…
“他在七楼,快去吧,过会儿下班了。”
易恩飞快的道了个谢就跑上电梯,上楼的电梯里只有他一个,安静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看见Evan时他正在往电梯的方向走,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外搭卡其色长外套,落日的余光从半开着的窗子照进来打在他脸上,几分明朗,几分柔和。
“Evan!”
易恩走到他面前,笑的特别灿烂,唇边上扬,脸颊露出两个小酒窝,看的人当即心下一暖。
“Evan,你还记得我吗?”
Evan对他的突然出现有点惊讶,以为酒吧不过一面之缘,谁成想他还有心找来这里。
“易恩,对吗?”
“嗯!”
易恩跟着Evan的步子又回到了等电梯的地方,看着Evan按了下行键,电梯很快就要升上来把他的Evan带走了,易恩忙问,“你是要下班了吗?”
“是啊。”
“能不能…一起吃个晚饭?差不多,该吃晚饭了,你饿吗?”
易恩越说声越小,带着怕被拒绝的紧张,内心又非常不舍,他的目光与Evan的对上又移开,自己看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可以吧,不过9点我要回台里,要准备播节目。”
他答应了!虽然只是一起吃顿饭,可易恩还是内心欢呼雀跃了一下,毕竟这是第一次和Evan单独相处的时间啊!
“嗯!我们就在周围吃吧,我知道这边有家餐馆生煎做的超棒!你喜欢吃生煎吗?”
Evan没想到自己一个小小的答应会让他这么开心,说他小孩子脾气吧,也不全是,因为Evan从来没见过这么好哄的小孩子。
“喜欢。”
电梯显示屏上的小数字从七慢慢的递减,到五楼的时候涌上来很多人,Evan礼节性的把易恩护在边上,两人的身体离的很近,Evan比易恩高一些,易恩又低着头,所以他能真切的感觉到易恩温暖的呼吸从自己衬衣领口的空隙里喷洒进皮肤的热度,像是…痒痒的阳光。
电梯里声噪人杂,易恩却想着要是人能更多一些就好了,这样当他们蜂拥而至的时候,Evan会不会不小心的,抱自己一下?
从市电台到那家生煎店就穿个十字路口,餐馆两层,挺复古,里面热气开的很足,一楼已经满了,看得出生意不错。两人踩着木楼梯上到二楼,找了个靠窗边的位置坐下,窗上全是水汽,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以前坐在这里的人用手指擦过水汽歪歪扭扭画的爱心。
“你点吧,我没在这儿吃过。”
Evan把菜单向易恩推了推,易恩来过很多次,什么菜在菜单上的什么位置他都知道,很快拿笔勾了勾就点完了,服务员把菜单拿走,倒了热水,升腾的热气模糊了对坐的人的脸,刚刚在外面走过一路的寒气差不多散尽,橙黄色的灯光一照,桌子和人都笼罩在一片暖色里。
菜陆陆续续上齐,装在笼屉里的生煎和装在小盘子里的菜都香气四溢,色泽虽是清淡,看着也很有食欲。
“尝尝。”
易恩早就拿好了筷子,却想等着Evan先吃。
“原来你口味这么清淡。”
Evan往碟子里倒了点醋,夹起一个流出汤液的生煎蘸了蘸,在国外留学的那几年,他曾很想念这些特色小吃,可是回来以后,他也没能慢慢的来把它们尝遍。
“不啊,我很爱吃辣的…”易恩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特别是麻辣小龙虾!”他舔舔嘴唇,一副馋猫样儿。
“那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Evan用筷子指了指桌上连辣椒沫都没有的菜。
易恩嘴里含着个滚烫的生煎包,话说的模模糊糊,“你对…辣椒过敏…”
Evan拿筷子的手停顿了一下,不可思议的看着易恩,“你怎么知道?”
“你有一次在节目里说,说最惨的一次愚人节经历是吃到一颗辣椒粉做的糖,然后过敏的很严重。”
其实,连Evan都不记得自己还讲过这件事,就算真的讲过,那讲它的时间也不会超过半分钟。而就是这么一件事,却能被他记下,又如此自然而然的说出来。
“我随口说的,你倒是想的清楚。”
Evan笑笑,给易恩和自己的杯子里添了些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说的话,我都记得特别牢。”
易恩轻轻挠了挠头发,很认真的补充道,
“有时你在节目里念的诗,我都能很快背下来。”
“是吗…”
“嗯,我背给你听!”
“好了,先吃饭,别凉了。”
Evan把笼屉拿给易恩,自己也夹了一些菜到碗里。
两人吃一会儿聊一会儿,时间过的很快,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Evan稍稍打开窗子,他看着外面车灯和路灯连成一片的光晕出了会儿神,易恩那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说的话我都记的特别牢”一直在他脑海徘徊。
“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的话”
“你”
……
然而,其实不止是易恩不知道,所有的医学著作百科全书都没法解释,为什么一个丢三落四马马虎虎到能把自己的手机忘在出租车上,把自己的身份证忘在酒店里的小笨蛋,却能清清楚楚的记住另一个人用几秒钟说的辣椒过敏和他的更多更琐碎的小事。
或许,这就是人的奇妙之处吧。 

————TBC————

转折应该会是下下章吧,然后他们相处的机会会越来越多~有好的梗或者是建议什么的要跟我讲哦!

评论(12)
热度(85)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