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桓易/IE】一次性感情01

文案:人体全部细胞更迭一遍的周期是七年,如果真的必须要把你从我生命中彻底剥离,那能不能多给我点时间?
01
彩色射灯闪,闪进玻璃酒杯的冰块里,酒液时蓝时紫,像是女巫配好的毒药。躁动的舞曲牵引着舞池里半醒半醉的人,女人的长发擦过男人的脸颊,激烈的抚摸和交吻,用“群魔乱舞”这个词形容刚刚好。
“明杰,输三回了,还有什么好说的?”伟晋比了个三的手势使劲儿在明杰眼前晃了晃,笑的一脸得意。
“ok!今天点儿太背,说吧,有啥惩罚!”
桌上的人互使了个眼色,像是早准备好了,异口同声道,“脱衣舞!”
明杰“噗——”的把刚喝的酒喷了一地,照着离自己坐最近的易恩和以纶就是一阵乱打,边打边笑着骂,“混蛋啊你们,合伙埋汰我!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可是你说的惩罚大家定,怎么能自己反悔?”易恩躲开明杰挥舞的手臂,假装威胁的指着他,“去!不!去!”
明明前一秒还闹的正欢,不知怎么的,明杰下一秒突然不说话了,眼神直直看向一个地方,跟被下了定身术似的,把大家都吓了一跳,直到明杰一字一顿的开口,说的却是句没边没落的话:“我。的。天。哪。”
“你撞鬼了啊?”伟晋推他一下,摸不着头脑看看四周,一切如常。
“天哪什么?”
“那边那个男孩子”明杰往舞池方向指了指“女团舞跳的超sexy!”
“搞什么嘛!”易恩随便朝他指的方向撇了一眼,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不到半秒的时间,舞池里又那么多人,光还是忽亮忽暗的,他却能一眼就看到明杰说的那个跳女团舞的人。然后,就再难移开眼了。
他真的很与众不同。戴着个粉色的兔耳,脸上表情有点高冷,甚至说不大情愿,动作却是非常火辣撩人。明明一副温柔优雅的模样,竟然能驾驭up&down这么骚气的舞,好像全身都在勾人,赤裸裸的,特别是到顶胯的时候,看的人有种从头至脚都过电的酥麻感。
易恩捧着脸,像个花痴偶像的迷妹儿,看了好久才转过来略略不好意思的跟众人说:
“我好想认识他啊…”
…………
如果这话是明杰说的,那没啥问题,他是交际花。
如果这话是伟晋说的,那也没啥问题,他就是说着玩的。
如果这话是风田说的,那也没啥问题,他对认识的认识就只是认识。
可是易恩…平常会羞涩会小小的不自信马上就二十了还只跟好吃的谈过恋爱的易恩,却对着一个人花痴了半天还说想认识他…这实在让大家很意外。
“你…喜欢这款?”,以纶试探的问道。易恩点点头,又慌乱的摇摇头,还依依不舍的朝那边看着,生怕自己一个走神他就消失在人群里。
“总之…嗯…”
“就是正好cue到我的点了…”
啪!伟晋猛的拍了下桌子,酒杯里的酒晃了晃溢出好多,“上啊!易恩,我告诉你,这个时候你就必须抓紧时间!把握机会!现在就去!”
“真的吗?…”
易恩环视了一周大家的表情。感觉每个人脸上都写了个“去”字…
“易恩,你想想,过了今晚,你们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机会相见,天涯海角,大洋两端…就因为你的一个犹豫,你错过了!错过了!”明杰一手搭在易恩肩上,声情并茂的开导起他来,“你错过了你的真爱!等你以后想起来,你会多么的后悔!多么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易恩站起来,又看了一遍大家,“那我…去啦?”
“快去!”
易恩走后二十秒,风田问:“他…会不会…难堪?”
“不会吧,易恩那么帅,又那么乖。谁忍心让他难堪啊!”
“这还真不好说,那个男的看起来很难搞…”
“那你还这么积极的让他去,要看他笑话吗?”
“这…年轻人,多历练点没什么不好吧。”
易恩走后三十秒,大家开始揣测他能不能成,结果是:不能,并会被人家觉得很奇怪…
易恩走过去的时候,那人刚刚跳完舞,摘了兔耳往沙发上一放,跟旁边朋友抱怨了句就开始喝酒,应该也是玩游戏输了,才无奈去跳舞。
从那边到这边易恩走的很慢,他想了很多开场白,但一般都是这样的,想过的话就再不会用得上。
“嗨……我叫易恩,刚刚看到你跳舞感觉好棒,能…认识一下吗?”
易恩感觉自己很不自然,可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样让自己自然,或许这本来就是一件尴尬的事。那人和他桌上的朋友们愣了一会,他刚想开口还没说话就被一个朋友给抢了先,他那朋友笑的坏坏的,声音倒是很有磁性,“眼光不错嘛,一晚底价三万,不带套的话加倍。”
易恩眨了眨小鹿眼,一脸迷茫的站在那里,似懂非懂的看着说话的人:“什么…什么不带套啊…我…”
“买不起啊?买不起就别傻站着了…”
“行了,晨翔,别逗人家了。”
晨翔笑出声来,自己拿着酒杯跟Evan放桌上的杯子碰了一下仰头全喝完了,开玩笑的跟Evan低语,“你说我是不是把你价开太高了?人家都害怕了…”
Evan不搭理晨翔的恶趣味,看那男孩不知所措的样子,低垂着眼不说话,像是给人欺负了似的,难不成还真当他是MB了??…
“你别听他胡说,我叫马振桓Evan,是市电台的DJ,刚刚那个舞…意外,你当没看到吧。”
现在该说什么,现在该怎么做,易恩后悔以前没让明杰他们教教自己搭讪技巧,以至于现在一段对话还没正儿八经的开始就似乎走向了结束。
Evan和晨翔他们说起话来,对易恩的存在也并不怎么在意,要说走在路上被人要联系方式这种事对他也算平常,不过是单身的人多了就喜欢一时兴起。
“啊!市电台!DJ!那我可以…听你的节目吗?”易恩突然想到这会是个很好的交集,如果自己每天听他的节目,应该就能快快了解他吧。
Evan礼貌的微笑了一下,轻轻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答道,“晚上无聊的话,可以找来听听。”
他话说的很谦虚,但他朋友可没那么低调,立即冲易恩说,“Evan可是我们台王牌DJ,收听率一直全台第一,我保证你听了他的节目会更爱上他。”听到“爱上”这个词,Evan咳了咳给他递过杯酒,反语道,“谢谢总监这么尽心给我拉收听率。”
宏正不客气的接过酒杯,抿了一口对他笑笑,“还知道我是总监,挺好。”
就算易恩不是刻意感受,他也能感觉出,对方已经不想再跟自己说什么了,那自己就要这样走了吗?只知道了他的名字和他是电台的DJ,甚至连他节目的频道都没问清楚,尴尬…尴!尬!
正当易恩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嘴上却一言不发的尴尬着时,伟晋过来了,他拽过易恩,假装不满道,“你怎么大冒险了这么久,下次你还是选真心话吧。”他故意说的声音很大,想让Evan他们听到,也为了给易恩救个场,“走啦,我们都玩好几轮了,你是不是想躲酒才这么磨蹭?啊?”
伟晋拉着易恩回到自己桌,还不忘夸张的数落他几句,易恩随着伟晋的步子磕磕绊绊穿过一波波人群,他回头想看Evan,但他的目光却并没有另一个目光迎接,灯影间,易恩一直望到眼前失焦。

————TBC————

 

犹豫了好久还是开了长篇……简单的写了大纲,想要认真的填完这个故事,目前还没想好攻受和结局的问题,慢慢来吧,希望有人喜欢啊~

评论(33)
热度(123)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