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阳台氤氲多异色。
巫山高高上无极。
云来云去常不息。
常不息。
梦来游。
极万世。
度千秋。
——沈约《江南弄》

评论
热度(24)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