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蹇齐/甜肉】相思结

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齐之侃刚准备睡下就听闻外面声响似是有人来,迷迷糊糊理了下中衣便出去,没成想来者竟是蹇宾…
“末将不知王上雨夜来访,有失远迎…”
蹇宾做个手势遣退左右,语气温和道,“小齐怎么还这样拘礼,本王只是让雷声惊醒,想着过来看看你,可是扰了你的清梦?”
齐之侃低头才发现自己这身实在不成体统,浅作一揖请罚,“是末将衣冠不整了。”
不着繁复朝服,不戴鱼鳞战甲,只一袭白色里衣领口微敞,未束起的发散下隐隐遮着半截锁骨,这样“衣冠不整”的小齐在蹇宾看来却别是一番风情。
“无妨,小齐莫要这般生疏。”蹇宾坐到齐之侃桌案前,转换了个轻松的话题随口问道,“小齐这番前往遖宿,可有看到什么新奇的东西?”
要说遖宿的风土人情,兵力国防皆都写在了奏报呈上,而要说新奇的东西,齐之侃倒是突然想起那日在街市上买的一颗果子,遖宿人说这果子叫奇异果,因的叶片盘旋缠绕成结,果实结于中央,又唤“相思结”。齐之侃觉得这名字好听就买了一个,他也没想过此时会把这无意买回的果子拿给蹇宾,更没想过相思指日可成结。
“他们说这是奇异果,只生于遖宿最高的山上,味道甘甜可口,想来也没带回别的新奇之物,就把它送给王上一尝吧。”
蹇宾接过那奇异果看看,又看看齐之侃一脸认真的样子,唇角一勾,话说的亦是颇带几分深意,“小齐还真是吝啬。”
“明明有天下最好吃的东西,却只给本王一个青涩的果子。”
齐之侃懵懂抬眸看他,一双澄澈鹿眼映着屋内飘摇烛光,完全是至清至纯的模样,却格外的…诱人。
“末将…怎么会有天下最好吃的东西…”
蹇宾伸手在他唇上轻轻一抹,半开玩笑半认真道,“若本王说小齐有,小齐可愿给本王?”
冰凉手指在唇上的一擦,竟像是火柴引火,齐之侃退了半步,面上依旧恭敬,“自然是愿意的。”

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22556465198022#_0


雨幕千叠,清宵夜半,情之所至,可结相思。 

 

 

评论(19)
热度(181)
  1. 小七哥哥苔丝先生 转载了此文字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