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双leo/黎簇×润玉】养龙(七)

黎簇×润玉

!!润玉双性/R18/沙海设定微架空

「七」

自从上次润玉帮黎簇改了题以后,黎簇冥思苦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为什么他学了十几年也没学会的东西润玉看几眼就能明白,这究竟是开了什么神仙挂金手指……然后黎簇就天天求润玉帮他做这做那,润玉当然不肯,黎簇就更有了死缠着他的理由,时不时偷亲偷摸几下已成自然,润玉有时被他弄的烦了也冷着他,但又实在受不了黎簇看着他的那双眼,那眼神看得人心就软下来了,让人觉得对他稍微一点不好都是罪恶的。

而黎簇这么大以来也就对这冷美人百般的好,都不知是被他下了什么降头就想把他放在心里宠,以前在感情的事上黎簇从来就没主动过,都是女生上课偷瞄他给他送礼物递纸条的,直到遇见润玉,在他抱住自己把头轻轻搭在自己肩上的时候,黎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自己这是喜欢上了,没跑了。

“润玉,你帮我把这题写了吧,老师明天要讲,如果我把它做出来了,老师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

黎簇把书垫在润玉腿上,用笔在那道题的题号上画了个圈。

“不帮。”

“那你亲我一下行吗?就一下。”

黎簇把脸凑近润玉方便索吻。润玉拿过腿上的书很轻的在黎簇脸上拍了一下莞尔笑道,“怎么好像我欠你似的。”

“你当然欠我啊,在我家白吃白住还有我这个大帅哥陪,不帮我做题就罢了,亲我一下都不肯……”

“嗯……”润玉不可置否,“好像也有点道理……”

“就是嘛。”

黎簇把脸又靠近了一些。润玉动作停滞了一会,最终还是浅浅笑着在他嘴角边落了个吻。

轻快的像一个转瞬即逝的梦。

黎簇伸出舌头舔舔润玉刚刚吻过的地方,觉得心里也跟着甜蜜起来。但是与此同时他的脑中又闪过几个自己完全不熟悉的画面,是润玉,润玉似乎坐在什么中央,他的周围有蛇,很多蛇,围着他却不伤他,还有润玉双膝跪地在祈福的画面,润玉一身的白,只有长发是黑的,背影显得很单薄却很肃穆……润玉还是润玉,但好像又不似平常。

这绝对不是他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过的东西,黎簇有些苦恼的晃了晃脑袋,随着他跟润玉越来越亲密,这些奇怪的景象意识流时常在他脑海中出现,有时只是一帧,有时是可以串联起来的一段。所有的这些画面里都有润玉,像是一部被剪碎了投映在他脑中的电影,从那个血腥的梦开始,断断续续的道不出个所以然。

“润玉,你能跟我说说关于你以前的事吗?”

黎簇犹豫再三还是开口问了润玉,虽然喜欢一个人可以不问前尘往事,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但是脑海中的这些画面实在太过真实,黎簇根本没法忽略,它们肯定都与润玉有关,他猜不出想不明只能来问,在以前关于解锁润玉的记忆这件事是吴邪给他的任务,是古潼京的线索,但现在他想知道却只是因为他在乎润玉这条龙,润玉的记忆是润玉的一部分,而属于润玉的他都想参与。

润玉沉思了一会,看得出是很努力的在回忆,从和黎簇认识以来他还没跟黎簇说过一点关于自己的事,黎簇不问,他也不提,一来是他的记忆也不知从何时起就散了,根本没法像别人那样连贯的从小讲到大,二来人龙有别,润玉没法对作为普通人的黎簇讲述自己的事,他不知道怎么讲,黎簇会理解吗……房间里静的只有天花板上的顶灯因为用久了发出的细小滋滋电流声,平时完全没人注意,现在却觉得听来甚至有些刺耳。黎簇悬着心,生怕自己问了不该问的惹润玉不高兴,刚想说两句别的打破这种沉默把这事儿给圆过去润玉就开口了,“以前的事……我记得的不多,只有一些零散的记忆,大概就是日日如出一辙在守着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黎簇脱口而出,直觉告诉他就是他脑海里频繁出现的那个地方,幽壁寒潭长夜漫漫只身一龙的润玉,究竟是怎么度过的?

“一个我再也不想回去的地方。”

润玉声音很平缓,让人根本就听不出情绪,但他越是这样黎簇就越心疼,他把手指插进润玉的五指指缝间和他十指交扣,温柔又霸道的看着润玉说,“不回去,你哪里都不许去。”

润玉垂眼去看他们相扣的手指,盯着发了一会呆才说道,“这不是你我能决定的。”

“为什么?”

一听到润玉没有给他一个让他安心的回答黎簇有点急,“你不想回去,我也不放你走,不就好了吗?”

润玉带着一点笑意轻轻把手抽出来把黎簇的书翻开拿起书中间夹着的笔,在黎簇画着圈的那道题旁边简单的写了几行,应了他一声,“嗯……”

像是答应,又像只是回应。

黎簇几次张口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把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脑中的那些幻像让他不安,因为未知,所以惶惶,他到现在还没有把这些告诉吴邪,因为上次梦的事告诉了吴邪就让润玉受了那么大的伤害,所以他现在对吴邪都是含糊其辞半瞒半骗,在他心里润玉要比那些什么实验研究,记忆,古潼京重要的多,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怎么能和近在咫尺的美人相提并论?只要润玉好,其他的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黎簇在心里暗怪自己的自私,可是那些想着利用润玉研究古潼京的人,岂不是比他自私百倍?如果那些在脑中的记忆都是真实存在并且发生在润玉身上的,那些鲜血与痛苦,长夜与孤寂,还有润玉说的,再也不想回去……润玉的过去已经有过那么多不美好,他就更不忍心再让他受一点委屈。

还好当时,他把润玉带回了家。如果能读取费洛蒙的人不是他而是别人,那他根本就连认识润玉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带他回家,更别说喜欢了……缘分这个东西,没人能猜的到,没人能看的清。

黎簇思绪越飘越远,等他把思绪拉回现实又去握润玉的手,比刚刚握的更紧,甚至把润玉白皙的皮肤握出了浅浅的红印。

“怎么了?”

润玉看着他问。

“没事……就是觉得你好……”

黎簇扬起唇角笑笑,那个笑又暖又甜,像早晨的第一缕阳光,湛明天际,照到心里。

黎簇总说喜欢看润玉笑,觉得润玉就是教科书式的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但是润玉没有告诉黎簇,如果不是他,他还不知道怎么去笑。

缱绻的暧昧伴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积在心上,簌簌落落的雪片子落的很快,街道屋檐一夜转白,人工湖的湖面结上了一层冰。以前的初雪都是零星的几个雪花,今年却是鹅毛大雪的阵仗,大概预示着是个冷冬。

清晨的时候雪才小了一些,天也开始放晴,风却依旧很大,从树上不断抖落细碎的积雪。

“昨天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不知道有没有引起同学们的警惕,为什么呢?因为下雪了就说明,今年很快就要过完了,而高考也离大家越来越近了,我们剩下的时间越少,效率就应该越高……”

别人对班主任的话是左耳进右耳出,而黎簇是根本连进都没进,他看着教室的窗外,窗沿上薄薄一层雪,还有麻雀跳来跳去留下的脚印,绿化带里积满了雪,连成洁白的一大片,腊梅花好像是一夜间开了不少,黎簇觉得昨天看的时候还都是紧紧闭着的花骨朵。

他看了眼润玉昨天给他写的题,很讨厌,这题老师今天没讲,但他的心却已经从润玉的笔迹飞到润玉这个人身上了。也不知道润玉现在在干什么,在看书还是休息,在躺着还是坐着,在卧室还是客厅,是不是在面对着窗户画雪,还是在茶几上不熟练的切水果,会不会再切到手,有没有也在想他……

有没有呢?

有的吧。

黎簇自问自答了一句。

“鸭梨,你说什么?”

苏万显然也没听课,黎簇那么小的声音他都听见了。

“我说……”

黎簇凑到他耳边用手掩了掩嘴,神秘兮兮的说,“我不告诉你……”

“你!”

……

下雪的时候一般感觉不到冷,但到了化雪的时候才深切体会到刺骨的寒意往身体里钻,黎簇早晨出门的时候就随便穿了件大衣,晚上下晚自习回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冻僵了,北方的春天都是慢慢回暖的而冬天却是一下子就变冷了。

“啊——今天外面也太冷了!”

黎簇到家第一句话就是冷,他把书包往地上一扔,却好像想起来什么,又赶紧蹲下把书包打开,拿出那枝腊梅花检查了一下,还好完好无损。

“润玉,送你个东西……”

黎簇把花枝藏到身后笑嘻嘻的走到润玉面前,润玉鼻端轻颤了一下说道,“我猜是花。”

“诶?”

“你怎么知道?”

润玉笑着说,“一靠近就闻到你很香。”

“唔,那也有可能是香水……什么的啊……”黎簇见润玉一下子就猜到也不藏了,他把那枝花递给润玉,花枝不长,上面的花却开的错落有致,有几朵盛开的,还有未开的几个骨朵点缀着,寒梅初绽,花香四溢。

润玉接过花放到鼻翼下嗅了嗅,花枝上还带着三分暖七分寒,寒的是外面冬夜温度,暖的是黎簇刚刚手里握过的地方。花瓣交叠的地方藏着几片没化的雪,给清香里添了些雪香。

“今天看到梅花开了,回来的时候看着觉得真好看,又很香,就想送你一枝……”

“你喜欢吗?”

都说黎簇情商高会说话,可是他每次想要对润玉示好的时候却只能想到“好”“好看”“真好看”“喜欢”“真喜欢”这种词来表达,示好虽然笨拙,但听的人似乎却很受用,润玉把那花枝往后面挽起的发髻间一插,明媚笑了。

他有林间花一朵,应是折枝贻予我。

墨黑的发,粉白的花。

“喜欢。”

润玉粲然的笑看的黎簇心里痒痒的,好像最温柔最柔软的风,在心里轻轻的撩拨了一下。当枝花真好啊,他想,这么轻而易举的就能被喜欢。

“那……”

黎簇略显调皮的笑着说,“能不能也顺便喜欢喜欢送花的人啊?”

 

 

————TBC————

评论(17)
热度(217)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