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双leo/黎簇×润玉】养龙(六)

黎簇×润玉

!!润玉双性/R18/沙海设定微架空

「六」

润玉龙鳞片的研究报告一个星期后就出了,单从报告上看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发现,和鱼类鳞片有20%的相似成分,和蛇类有30%,还有一些原生性物质和未知序列DNA,不过所有这些都跟记忆搭不上边,吴邪看着一无所获的报告,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他也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吴邪把研究回来已经没用了的鳞片都打包快递给了黎簇,他的宝贝龙,让他收藏着吧。

黎簇收到这些鳞片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想去跟吴邪打一架,但后来还是把它们放在盒子里收好,和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放在了一起。

自从那天晚上抱着润玉睡让黎簇尝到了点甜头他就经常有的没的找个借口就去润玉房间和他同床共枕,比如看了个特别恐怖的恐怖片怕做噩梦,家里还没来暖气一个人太冷睡不着,床单洗了没干,自己屋里的床垫不大舒服……黎簇觉得自己对搂着什么睡觉真的会上瘾,小时候喜欢搂毛绒公仔,稍大一些喜欢搂高达手办,现在喜欢搂着大美人润玉,润玉真的是又香又软,身体还敏感的很,摸两下就遭不住要躲,黎簇有时也不是成心要去逗他,歪打正着碰了他哪个点,就能听到一声销魂蚀骨的轻喘,润玉从来没意识到自己这是勾人,但无形撩最为致命,让人不产生些绮念不可能,更何况,黎簇还一直记着吴邪最开始发给他的那条信息呢。

不过最近吴邪除了给黎簇寄了润玉的鳞片就再没来骚扰过他,黎簇想着是自己那天发火让吴邪能消停会,少打润玉的主意,可是其实是吴邪被事儿给缠上了,也顾不及他黎簇和润玉了。

而能缠住吴邪的也就是九门那些个不省油的灯了。

九门中有几门对古潼京有着比吴邪还深的执念,光是听到古潼京三个字眼里都能放光。早就蠢蠢欲动想要对古潼京一探究竟的九门人这次一听润玉的鳞片研究无果,更是想着借机挫挫吴邪,让他少管些闲事。

“吴邪,我说什么来着,这什么应龙根本就和我们下古潼京没多大关系,你愿意研究他你研究你的,我们下我们的古潼京,你也别拦着,互不干扰,多好。”陈家一直对下古潼京最积极也最冒进,颇有要宝贝不要命的气势,并且和其他几家处的也颇为不睦,一门心思想的全是古潼京。吴邪目带嘲讽的看着陈当家,又把目光转向一个个九门当家人,慢慢吸了一口饮料道,“我从来都不反对诸位下古潼京,不但不反对,还特别支持,因为我也对古潼京充满了好奇,但是我想的是有准备的下古潼京,现在我们对古潼京的研究到了瓶颈,所以我才转而研究新发现的物种应龙,应龙与古潼京到底有没有关系,有什么关系,这个结论得出需要时间,不可能那么快……”

“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我们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难道你的应龙一天没进展我们就一天不下古潼京?吴邪,你怕是就想以此为借口拖着我们好自己独吞宝藏吧。”

齐当家撸了一把猫毛尖声质问道。

“肯定是这么回事,还有那个能读费洛蒙的小子,玄玄乎乎的搞些这个,唬谁呢?我看那应龙就是个环境造成的变异品种,听说还挺好看,我也没见过,无所谓无所谓,古潼京才是我们的目的。”

李当家也忙接着齐当家的话茬跟吴邪抬杠。然后众人就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开了,说到最后好像也没吴邪什么事了,转而直接讨论起下古潼京的方案来了,然后一提到里面的宝贝该怎么分就更是争的不可开交。这古潼京还没下,下古潼京的人就能打上一架。

局里的人争的眼红,局外的人只觉得可笑。

“你们是真不怕死还是假不怕死?”

吴邪突然对着说到兴头上的众人吼了一嗓子,“真不怕死的尽管去,假不怕死的老老实实呆着,等我把这些事弄出个所以然来大家再一起下古潼京。”

屋里静了一会,听到死这个字众人还是思量了一会儿,可也就是一会儿而已,猝然有人比吴邪声更大的吼道,“你看不起谁呢?还用得着你?老子不怕死,偏偏就要下古潼京了!”

这一吼又引得众人炸开了锅,局面已经到了不可控的地步。吴邪把喝空了的饮料瓶丢进垃圾桶,无奈的摇摇头,心道也罢。

他一己之力怕是再也拦不住这群利欲熏心的豺狼虎豹,如今九门分崩离析成这样,他也扼腕心痛过,但更多想的是四个字:自取灭亡。这个烂摊子谁都收不了。

吴邪在这边为了九门和古潼京焦头烂额,黎簇在家里同样也焦头烂额,真正做到了做题五分钟烦躁半小时,班主任对他下达了最后通牒,说如果继续不写作业不听课就要开除,虽然开除不上学对黎簇来说怎么听怎么像件好事,但他还是怕他爸过年回来发现他已经没学上了会把他吊起来打。

“这里,写错了。”

以下外链:外链1

https://shimo.im/docs/jy2GjaN2tUcfcm0V/ 

备用2 https://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312187433803033

以至于在随后的好几天里,苏万都以为黎簇是中了邪。

“鸭梨,你傻笑什么呢?老师让你上黑板做题……”

“啊?”

“上黑板,做!题!”

……

黎簇站在黑板前,看着这道题,又又又又一次想到润玉俯下身帮他改题的场景,然后就又又又又回想到那个吻……

“老师,这题我不会做。”

班主任气得用书敲了几下黑板,瞪着他训道,“你不会做还这么嚣张,还在那里笑,你笑什么?”

“没什么……”

黎簇把粉笔放到粉笔槽里,像在自言自语又像在说给老师听,“就是觉得我长得太帅了挺高兴的……”

这次不是黎簇一个人笑了,全班都被他给逗笑了。

“黎簇,你给我出去站着!”

 

 

————TBC————

(Lofter太严格了,接个吻都要走链接!还有我又又又又想开新坑了……)

评论(21)
热度(186)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