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双leo/黎簇×润玉】养龙(三)

黎簇×润玉

!!润玉双性/R18/沙海设定微架空

「三」

“不是,我说吴邪,你真那么放心把应龙就这么给黎簇那小子?”

王胖子灭了烟,一目十行的翻着有关润玉的资料册,遇到感兴趣的点就停下来看上两眼,比如,润玉360度全身高清jpg……

“那不然呢?只有他一个人能读取费洛蒙,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读取,但他肯定是研究应龙的最佳人选。”

吴邪把胖子手里的资料册夺了来,啪的合上了,“你别看了,盯着这页看半天了,想什么呢?”

胖子哏了哏,丝毫不掩饰的说,“他这,这龙也太好看了,还有,他这下面的构造……”胖子下流的用手比划了个圈又比划了个横,“你品一品,这是个什么宝贝哟!”

吴邪撇撇嘴,故作严肃的说,“你少动些歪脑筋,暴殄天物。”

“得了得了!”胖子往沙发上一摊,翘起二郎腿晃着说,“真是便宜黎簇那小子了,我要是也会读费洛蒙就好了,就能好好读读这美人儿咯……”

“得亏你不会读,”吴邪坐到胖子旁边,也翘了个同款二郎腿,“不然应龙记忆没得到,龙先给你折腾死了。”

“嘿——你小三爷——”

“别贫了,”吴邪给他和自己各点了根烟打断胖子的话正经说道,“来找你说正事儿的,不是听你意淫的。”

“我们对应龙的了解还太少,并且只有黎簇一个媒介,让黎簇把应龙带回家,其实是个铤而走险的方案,而我们能做的,只有把这个危险降到最低。你回去就联系瞎子,一起安排一下,全面秘密保护黎簇。”

胖子不怎么情愿的点点头,“坐拥美人儿还要被保护,凭什么啊哎呦……这也忒不公平了。”

吴邪不理会他的抱怨继续说道,“黎簇这孩子很敏感,你和瞎子注意别让他发现有人在保护他,不然也会引起他的恐慌心理,不敢接触应龙了,到时候对研究不利。”

“一旦应龙或者黎簇出现任何异常,都绝对不能忽视。如果发现应龙有对黎簇不利的举动,哪怕一点,马上汇报商讨方案,及时处理。”

“听见了没啊您?”吴邪把应龙的资料册卷成圆筒状在胖子腿上敲了敲,胖子一边儿弹着烟灰一边儿嘬了口茶,不紧不慢的说道,“得嘞得嘞,多大点事儿啊,胖爷我办事,你还不放心?”

“就是放心才找你的。”

吴邪在这边想着怎么保护黎簇,黎簇在那边就已经开始想着怎么保护润玉了,特别是上次润玉半杯酒就喝醉了还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吴邪当时发的那个下流微信,什么腿间,什么他对这些事不怎么懂,黎簇就更觉得润玉是美玉无瑕白月光,不能被任何所玷污。虽然黎簇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是在保护珍贵实验体,应龙只有一条,是国家的宝贵财富,爱玉护玉,人人有责。但他知道,从润玉来到这个家里以后的每分每秒,他对养一条应龙的抗拒值就在疯狂的递减,没有人会不被润玉吸引,这种吸引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潜移默化。

“润玉,你怎么这么爱看书啊?我好不容易放学回家,你也不和我聊聊天……还说什么等我回家,大骗子……”

黎簇挑了个色泽鲜艳的橘子麻利剥了塞给润玉两瓣,好几天以来,每天他下了晚自习兴冲冲的回家,到家看到润玉都是差不多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看书,想必白天也是这样,书换过好几本,可是润玉好像丝毫都没觉得腻过。

润玉轻轻把书反扣在腿上,吃着黎簇给他的橘子很认真的说道,“我一个人惯了,不太会跟人相处,对不起……”

“哎呀不是,你道什么歉啊,”黎簇又给了他一瓣橘子自嘲道,“我要是像你这样天天看书都不烦,我班主任得高兴死。”

“诶,润玉你是不是什么书都能看得进去啊?”黎簇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嗯……书里有我不知道的东西。”润玉想了想。

“你等会儿……”黎簇灵机一动想要皮一下,他坏坏一笑,进卧室从书架最里面抽了两本色情杂志,封面上是比基尼嫩模做出的极具引诱性的动作,和大大的18+。

“你看看这个吧。”

黎簇假装淡定的递给润玉,润玉接过来打开翻了翻,虽然他对情事真的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但是打眼看到这些图片上的人的表情动作,以及那个部位的细节放大,还有那种根本难以入目的文字对话……让他也情不自禁的去想,

自己那个地方,那个只有洗澡时才会小心触碰清洗的地方,也会……会那样……吗……

为什么明明像是痛苦的呻吟,配字却是觉得……舒服……

那些从未尝试过的触碰和交互,会是什么感觉……

润玉不知觉间脸颊擦过一红,难堪的把杂志丢到一旁,侧过脸不再理黎簇了。

黎簇憋了半天的笑终于哈哈哈哈响起来,他死皮赖脸的靠到润玉身边,盯着刚刚被他发现了的那微微一抹脸红看,尽管已经没有了,但他确定,润玉肯定有那么一瞬间的害羞,“哈哈哈哈润玉你简直太可爱了吧!你都不知道你有多可爱哈哈哈哈哈!”

润玉把垂下的长发撩到肩后,淡淡丢给他一句,“无趣……”

“我觉得有趣!”

黎簇笑嘻嘻的转到润玉面前,用手在润玉眼前摇了摇说,“润玉润玉,你怎么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啊?我前几天上网查,虽然没查到你这种应龙,但是可看了不少龙的资料,网上可是说……你们龙性本淫,荒淫无度,还生性暴虐,嗜血嗜杀戮……”

黎簇掰着指头给润玉数道,“可你不但一杯就倒,清心寡欲高岭之花,性子也温温良良,好像什么都不在意似的……你说,你是不是条假龙啊?”

说着黎簇就去开玩笑的摸润玉可以变成龙尾的双腿,还故意在大腿上掐了几下,润玉把他瞎闹的手拂开,站起身来轻飘飘吐出一句“我累了”就弃黎簇而去。

“哎!你累就累吧,你去我房间干嘛,你今晚要和我一起睡吗?是不是早就想去我房间了?”

黎簇看着润玉走错径直进了自己的房间又忍不住调戏了他两句,感觉有了这条龙,他就总想着去逗逗他,想来吴邪说的对,有这个伴确实要比自己在家一个人的好。

但是润玉始终是龙,他把润玉带回家,也不是像收养了什么宠物那样,而是要读取他的费洛蒙,知道他的记忆里封存着什么东西,这才是吴邪给他的任务和他与润玉接触的目的。有时虽然他会在跟润玉相处的时候暂时忘记这些,但是当面对吴邪的每日一问时,他又不得不再次提醒自己这个事实:自己只不过是一个读取器,等到他彻底读取了润玉费洛蒙的信息的时候,润玉会跟他再没有关系,他的生活,还是会和以前一样,就像润玉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黎簇不敢多想这些,因为他也不知道,如果那天真的来了,他能不能舍得润玉。

“吴邪,今天也没什么进展。”

黎簇编辑好微信点了发送,刚发出去吴邪就秒回了,“没事,慢慢来。”

还没等黎簇打完,吴邪又回了一条“你们都还好吧?”

“挺好的……”黎簇想了想补了一句,“我会保护好珍贵实验体的哈哈哈哈哈!”

“你对他产生感情了?”

虽然吴邪问的好像无凭无据,但是黎簇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是会读心术吧……不过产生感情这种事,或早或晚也是在所难免,一个大美人在家里住着,共处一室朝夕相处,产生一些新时代社会主义兄弟情也十分合情合理。

黎簇在输入框上飞快的键入了个“怎么了,不行啊?”

然后又把问号和文字一个一个删了换成“什么呀?你是魔鬼吧!”

最后还是觉得不妥,认命的叹了口气,重新发了一句,“快了……”

“挺好的!继续努力!”

挺好的?吴邪这什么口气啊……黎簇高冷的回了个ok的手势emoji就把手机扔沙发上了,他仰头靠在沙发软枕上望着天花板,居然鬼使神差想到今天早读背的诗?虽然现在也忘的差不多了但有几句印象还蛮深刻?

“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

黎簇猛地看了一眼被润玉丢在地上的色情杂志,怪不得背的时候就觉得怪怪的……

深夜1点半,黎簇支着脑袋睡眼朦胧的想做套五三,因为班主任说过,解决青春期所有问题的好方法就是一套五三,如果一套不行那就来两套,黎簇连半套都没做完就睡着了,睡着前做的那道题是数学填空的最后一道,睡着前想着的是要定个闹钟明天早晨起来给润玉做饭。

然而黎簇早晨一睁开眼看到钟表指针已经七点过十分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从一万个迟到借口里搜寻自己还有哪个没用过了。

想着给润玉做好吃的再去学校的意念支撑着他走到厨房,却万万没想到润玉就站在厨房里,大概是今天起晚了把美人饿着了开始自己觅食了?

走到润玉旁边一看,黎簇差点没气晕过去,这条蠢龙拿着一把锋利无比的剔骨尖刀一圈一圈的削苹果皮,拿苹果那只手的食指和拇指上,赫然两道还在滴着血的口子,他却像没感到疼一样,也不怎么在乎的继续削。

“别削了……”

黎簇把润玉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到桌上,拿过他的手看了看,这剔骨刀又快刀面又带齿,切到一下血都止不住,黎簇想也没想条件反射一样就把润玉带血的手指放在嘴边,伸出舌头细细将血和伤口吮舔了一遍,润玉几次想抽手,他也没放开,因为他小时候就听人说,唾液能止血还能杀菌,所以后来每次他自己受了什么伤,只要伤口他能舔到,都会去舔一舔,心里就觉得,这样会好的快一点。

“还疼吗?”黎簇松开他的手,带着早起还有点沙哑的嗓音问道。

“不疼,不过你舔的时候……有点痒。”

黎簇扑哧笑了,“我还觉得你的龙血有点甜呢。”

“也不知道喝了能不能长生不老。”

黎簇舔了舔嘴唇,小小的回味了一下。

“看到你没起,我本来想给你做点吃的……”

润玉用没被切伤的手去拿桌上那半个削的乱七八糟的苹果,黎簇赶紧给他夺了,自己换了个称手的削皮刀边削边说,“你算了吧,这么不小心,还给我做吃的呢。”

话虽这么说着,但黎簇心里居然觉得有点高兴,这冷美人大早晨起来为他下厨,还为了给他做吃的把自己弄伤了?

当个万人迷的帅哥就是好啊……黎簇心里想。

谁能不被小狼狗的笑给迷得个七荤八素,当然他的班主任除外,黎簇今天迟到了一个小时,见到班主任就对他笑了一个,正在气头上到处找黎簇的班主任看到这一笑,

更生气了。

 

 

————TBC————

(上一章关于润玉记忆的事就不剧透了,后面会写到滴,润玉的记忆还有黎簇读取费洛蒙的能力是这个文的主线剧情。看到大家喜欢写了一点大纲,希望你们督促我把这个故事写完~mua!)

评论(21)
热度(250)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