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双leo/黎簇×润玉】养龙(二)

黎簇×润玉

!!润玉双性/R18/沙海设定微架空

「二」

该给润玉穿什么衣服成了直男黎簇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穿他自己的吧,他一个阳光运动可盐可甜奶狼狗实在和润玉一副仙子下凡不食人间烟火的style不搭,强迫症完全受不了,从某宝给他买两件汉服?也送不来那么快,眼见着润玉在里面洗半天了,黎簇还在翻箱倒柜找衣服。

“诶?”

“这套衣服怎么还没打开过啊?”

黎簇自言自语翻出一个放在床头柜底下的精致盒子,盒子上是看不懂的勾勾绕绕花体字,盒子一打开,黎簇就想起来了——

这是去年苏万大少爷去维密看走秀的时候给他带回来的一件礼物,说什么意大利纯手工定制款,中国丝绸与欧式花纹的巧妙结合,简单不失华贵,精致男士闺房情趣必备睡衣……

黎簇现在还能记得苏万跟他说这些时抑扬顿挫的语音语调,洗脑真成功啊。然后他当时打开一看……

?????

“苏万!我是你兄弟!不是给你玩奇迹暖暖的!!”

“鸭梨,你听我说,那里展会上的衣服都是这样的,我已经挑了最朴素的一款了,就是想来送给你的……”

“你有钱没地儿花了是吧,送送送送你个头啊!”

“鸭梨,礼轻情意重嘛……”

后来这套睡衣就一直被黎簇扔在床头柜里了。

但是现在品一品,给润玉穿或许还行?反正他一条应龙光着都那么久了,穿什么也不会有异议,黎簇作为继苏万之后的奇迹暖暖2.0男孩,把这套衣服用衣架挂好给润玉递进了浴室。

忙了一整天,自己这生日过的是惊心动魄惊喜没有惊吓连连,黎簇看到他和苏万杨好的小群里全是那两人在艾特他出来浪,可是现在他只想给他们回个莫挨老子的表情包。

润玉出来的时候黎簇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按着遥控器换台,听到声音转过头瞥了一眼,心想这条龙洗的真慢……结果,啪——的一声,遥控器就掉地上了。

润玉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侧,垂到前面的几缕还在滴水,水珠把白绸浅灰暗纹的睡衣染深了一小块,领口处是隐匿的金丝绣线繁杂纹路,领间露出胸前一片白瓷般紧实肌肤,腰间带子随意的被系了一个松结,长出的部分直垂到了脚踝,衣摆遮住他半截小腿,露在外面的部分有一道道水珠滑过晶莹透亮的痕迹。这睡衣给润玉穿略微显小,可也因此把他的身形勾勒的更加禁欲迷人。

不愧是纯手工定制情趣款啊……

黎簇捡起遥控器,回过神儿来轻咳两声,“润玉,你过来我帮你把头发吹干。”

润玉乖乖走过来坐到沙发上,发尾的水不经意甩了几滴到黎簇脸上,和他自己一样的洗发水味道,他家里的洗发水味道,他家的味道……直到现在,黎簇才慢慢接受了润玉已经要住在这个家里和他朝夕相处这个事实,自己一个人住惯了,连黎簇自己都没有发觉,在润玉靠近他坐下,他拿出吹风机给他吹头发的时候,自他心底生出的那一点点,小小的,与人,不对,与龙共处的无措与期待。

黎簇记得以前课文里描写美人时总说长发如瀑,肤若凝脂,朱丹绛唇,星眸皓齿……当时不信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看的人,现在遇到润玉,他才觉得那些辞藻真的是匮乏又庸俗。

润玉的头发细而软,铺满个整个后背,大概就是天天熬夜,别说熬夜,就是天天通宵都有资本。

“鸭梨……”

润玉有点不大习惯的叫出这个名字,

“谢谢你。”

从见面到收留到相识,把他冰冷的锁扣打开在床上扶起,想要给他穿上衣物蔽体,背着他跑回家,在意他的名字,给他用暖暖的东西把头发弄干……

润玉总觉得自己的记忆空白处很多,他没见过什么人,更没见过什么人对他笑,所以当他看到黎簇那样灿烂的笑的时候,他有点惊异这是什么表情,为什么会让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感到从来都没有过的安稳。

他应该是个好人吧。

润玉想,在他残缺不全的记忆和生命里,也不知道有没有那么幸运,让他遇到一个好人。

“你说什么?你大点声说!吹风机声音太大了我听不见!”

黎簇感觉刚才润玉好像说了点什么,但是真的一个字都没听清楚,他关了吹风机想听润玉再说一遍,可润玉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过头,淡淡的看他,那双眼像是没有掺杂任何的情感,却又美得最是风情。

黎簇长这么大以来,在学校也是个被不少人追的帅哥校草级别,被人或偷看或明目张胆的看也都司空见惯了,却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看他而感到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放才好。

不是紧张,又像紧张。

“哈哈哈哈……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

黎簇干干的笑了两声用没拿吹风机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又摸了摸鼻端,生怕上面有什么东西才让润玉看他。

“我不能看你吗?”

……

“能……能看,哈哈哈,你看吧……”

黎簇把吹风机线绕好收进抽屉,又给他倒了杯水放茶几上,而润玉,就真的这么侧着头,定定的看了黎簇好一会才移开目光,然后便不发一言。

本来就不想写作业,又加上润玉的到来这么一折腾,黎簇周一妥妥的被罚了站,并且杨班主任已经第2048次警告要马上叫家长,每次都气得不轻。

“黎簇同学,我理解你这周末过生日,但是你生日当天我还特意给你发了短信提醒,就怕你把作业忘了,结果呢,是一点效用都没有,你知不知道还有多少天就高考了?你是不是还想再复读一年啊?”

“你说说,还有什么事,能比高考重要?你自己反思一下,好好想一想,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黎簇不知道,他对未来的规划从来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是此时此刻,他在心里反而更加明确了他不想干什么,那就是不想上学,不想学习。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黎簇站的腰酸腿痛,把书包丢给苏万,逃了晚自习溜出了教室。

“鸭梨,鸭梨!”

苏万提着黎簇的书包跟上去,“你怎么又不写作业啊?”

“你这两天生日都干嘛去了?我和好哥叫你你也不出来,我还以为你在家发愤图强呢,结果作业还是没写,说!”

“是不是交女朋友了?生日和她一起过的啊?”

黎簇挥挥手,打住了苏万的八卦,“什么女朋友啊,我是那种重色轻友的人吗?”

“我养了条龙。”

“养了条龙啊,养了条龙就不跟我们一块过生日了啊?”

?????

“等等等等!鸭梨你说什么?你养了什么?”

“龙。”

“l—ong—long”

苏万真的完美诠释了瞠目结舌这个成语,声音徒然提高八倍,“龙???天哪,是喷火龙还是霸王龙,是大龙还是龙蛋?你养在哪,怎么养?危不危险?鸭梨!你干嘛养龙啊?你不会是养的蜥蜴吧?你逗我玩的吧?”

黎簇被苏万的十万个为什么问的脑壳疼,有点不耐烦的解释道,“和你想的龙不一样,反正就是……哎呀……”

“那能让我去你家看看吗?”

苏万央求道,“再叫上好哥。”

黎簇想了想,自己就这两个最铁最铁的好兄弟,润玉的事他也没想瞒着,毕竟家里一条大活龙想瞒也瞒不住,让他们早看早省心。

“行吧,不过提前说好,只能看,不能碰!”

“不碰不碰不碰,你让我碰我都不碰,我还怕他咬我呢。”

苏万晚自习也不上了赶紧给杨好发了信息相约黎簇家看龙。

进门的时候苏万说让黎簇和杨好走前面,要是那龙杀伤力太大他也好跑,他这样子弄得黎簇哭笑不得,也不知道这两个货见了润玉会作何反应。

开了门,润玉听到声音转过身,他坐在窗边,傍晚落日的余晖深深浅浅洒在他身上,风从半开的窗子里吹进来,轻轻吹起他未束好的几缕长发,光影间感觉整个人都美的像是不真切的。

“润玉,你……你干嘛呢?”

黎簇僵硬的问道,而旁边那两个人早已是目瞪口呆直接看傻了。

“我在等你回来。”

平平淡淡的一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黎簇从小到大第一次感受到,原来有人在家里等他回来,是这样的感觉。

他仿佛觉得,这栋房子,这间屋子,因为润玉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而有点家的感觉了。一时间一切仿佛静止,只有空气中细小的颗粒,在投射进来的夕阳光线里无目的的跃动。

润玉这是什么神仙气场啊……

“鸭梨!你的龙呢?”杨好先回了神问道。

“鸭梨!他穿的衣服是不是我送你的那个?”苏万也发现了重点。

黎簇清清嗓子答道,“龙,就在这儿,你们面前,他叫润玉。衣服,就是你送的那个,怎么?看着人家穿的好看想收回去啊?”

杨好伸手一指,不可置信的说,“这么好看的一个大美人你说他是龙?”

“对。”

苏万……

杨好……

“黎簇你他妈修了八百万辈子的福气养了这么一条龙吧!”杨好炸毛道。

“是啊!鸭梨,你这龙从哪里弄得,还有吗?我也想养,贵吗?不过没事,贵我也买得起。”说着苏万已经开始打开手机银行看卡里的余额了。

“哪有那么简单啊,我把他带回家,可是国家安排的任务。”黎簇略带点小骄傲的说。

“真的假的啊?什么任务啊?”

“一看鸭梨就是骗人的,我不信国家还能给单身狗统一分配大美人。不然我怎么没有。”

如果继续解释下去,就要说到自己和蛇之间的神奇缘分了,而这个缘分就连黎簇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并且费洛蒙这件事,吴邪再三提醒过,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行了,你们别纠结了,一时半会也跟你们说不清楚,正好你们都来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做点晚饭吃吧。”

“昨天我刚买了一堆好吃的,想想都饿了!”

黎簇成功的把话题从润玉身上引向了厨房。

鸡飞狗跳吵吵嚷嚷做了半天,三个人把自己的拿手菜都端上桌的时候,也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可能是因为想在润玉面前展示一下,黎簇感觉大家的厨艺都进步了一些。

屋里暖色的灯光,围在餐桌前的三人一龙,一桌子热腾腾的菜,黎簇觉得有点像过年了,虽然想到明天班主任知道他不但没有反思还带着苏万又逃了晚自习后的脸色,此刻也完全影响不了他的好心情。

“润玉,你尝尝这个,这可是本厨神的独门密菜,特别好吃。”

杨好先献了个殷勤。

“哎……还有这个,这个啊是用苏家祖传秘方调配的!我可很少给别人做。”

苏万赶紧跟上。

“你们苏家还有秘方呢?”

“可不是!我们家什么没有啊。”苏万得意的笑笑。

黎簇自然而然脱口打趣道,“你们家没有龙啊!”

“哎呀,对,不然,鸭梨你借我回去养两天?”

“滚!!!”

“哈哈哈哈哈黎簇可不舍得!”

“心疼了心疼了!”

……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又笑又闹,润玉用手托着下巴看他们,不自觉也牵扯出一抹笑意,转瞬即逝的一笑,还没等人看到就悄悄地隐去了。

“润玉,你喝点酒吧,你是不是还没喝过酒?”

黎簇给他倒了小半杯到玻璃杯里,润玉看了看,拿过来喝了,有点辣,还有点甜,有点凉,又有点热。

“好喝吗?”

三双眼睛齐齐的看着他,想知道美人喝酒的初体验。

润玉轻轻蹙眉,还没来得及回答黎簇,就在众目睽睽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趴在了桌子上。

黎簇推了推他,不动,苏万也想推他,被黎簇一记眼刀把手缩回去了。黎簇又推了推,还是不动。

?????

三个人面面相觑,他这是,喝醉了?

小半杯酒就喝醉了……这美人究竟有没有意识到这样有多危险……

还好是在家里,如果他这样一条龙在外面,天哪……黎簇简直不敢想。

润玉酒量:0

黎簇觉得今天得到的这个重要信息有必要跟吴邪汇报一下。

 

 

————TBC————

(谢谢喜欢,来更新啦!)

评论(22)
热度(240)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