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双leo/黎簇×润玉】养龙(一)

黎簇×润玉

!!润玉双性/R18/沙海设定微架空

「一」

黎簇十八岁生日的那天,一大早就被吴邪五个连环call给叫醒,迷迷糊糊的听着吴邪在那边一通白话,重点就是让他赶紧来实验室,他有份大礼相送。

吴邪的大礼,黎簇知道这个十八岁生日一定过不太平了,整不好又是一台去沙漠的死亡灵车外加一张夺命地图……可是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反正吴邪的意思他就从来没违背成功过,磨磨蹭蹭起了床,挑着给微信里祝他生日快乐的同学敷衍回复了几个,还有杨老师的一条短信,提醒他十八岁生日也必须要写周末作业,周一重点检查的就是他……呵,混到被班主任记住生日,他觉得自己也是厉害。

在去实验室的路上黎簇不得不承认他内心的确很好奇吴邪的大礼是什么,思前想后感觉吴邪再怎么刁钻也不至于在他十八岁生日这天再坑他一回,可能就是个单纯的礼物,对,一定是吴邪良心发现来真情回馈他的礼物。

抱着这种自欺欺人的想法来到实验室,用指纹开了暗门,刚一进去吴邪就正出现在他面前,在门口抱着双臂等他呢。

“你小子,怎么才来?对我的礼物一点都不期待吗?”

黎簇哼了一声,四处打望一圈说道,“不期待,你送我的就没点好东西。”

话虽这么说着,他还是跟着吴邪往里边走去,边走边注意着有没有什么像礼物盒子一样的东西。

“行,不信我是吧,这次给你的,绝对是个大宝贝。”吴邪慢悠悠的带着他进了最里面的实验间,里面一片漆黑,有股浓重的水味,黎簇有点担心,站在门口想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却被吴邪一把把手机给夺了。“闭眼睛,这是惊喜。”

黎簇白了他一眼“真的?”

“真的,闭上。”

“哎呀,真的。”

吴邪又重复了一遍。

黎簇半信半疑的刚把眼睛闭上,然后就被吴邪嘭的推了进去,猝不及防脸撞上了一块又凉又滑的大玻璃,这个时候吴邪好巧不巧开了灯,出现在黎簇面前的就是实验床上一个雪肤乌发龙尾人身的“美人鱼”??

“啊!!!!!!!”

黎簇一边揉着磕疼了的鼻尖,一边慢半拍反应过来害怕的直后退,“吴邪!这是什么变种蛇!!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放!过!我!吧!”

“嘿,说什么呢,这可不是变种蛇,这是蛇的顶头上司,应龙。”

“看看!”

吴邪逼着黎簇往玻璃墙里边看,“你看,他睁眼睛了,多好看啊,跟神仙似的。”

“并且,会说话,有基本人类情感,可能比人类还聪明。”

黎簇皱着眉头看过去,里面那“美人鱼”也看到了他,清水点墨的一双眼,长睫如扇迷蒙的眨了眨,好像还不适应突如其来的亮光,嘴被柔软的布封上了,布面上隐隐约约还有微突的姣好唇形。

黎簇呆呆的看了几秒,使劲摇摇头冲吴邪说,“吴邪,我警告你,私自绑架囚禁这么一个大美人,你这是犯法!犯法!”

吴邪倒是不以为然,笑笑说,“行了,8012年了,谁还不是遵纪守法好公民来着。这可不是普通的什么大美人,我刚刚跟你说了,这是应龙,是珍贵实验体,从发现到处理方案还有解决方案都向国家报备了的,绝对安全,放心吧小子。”

黎簇吞了口口水,又忍不住去看那应龙,发现那东西也在盯着他,他又不得不赶紧移开了视线,真的好看的像神仙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所以呢,国家怎么说的啊?”

“怎么说的,给你啊!”

?????

“给……给我?给我,我我我我我?给我干嘛?怎么又又又又是我?”

吴邪看着黎簇一脸惊骇,笑的更加灿烂,“这当然是我们共同研究的结果,现在,只有你,黎簇,具有读取费洛蒙的能力,应龙与蛇有不解的渊源,我们只有把他交给你,才能解锁他的价值。”

得,又是让他读取记忆……这回还是龙的……

“怎么读啊,血清呢,读完我告辞,周末作业还没写呢。”黎簇跟了吴邪这些年,他是真不想趟这趟浑水,反反复复让他读这条蛇的记忆,那条蛇的记忆,他感觉再读几年就离被蛇毒死不远了,虽然这回的蛇格外好看,也保不准越美越危险,他才刚十八,不想牡丹花下死。

“没有血清,他和蛇不一样,以前的方法无法读取他的记忆,他的记忆在更深的地方,应龙有灵,我们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才能窥探到他的记忆。”

“但是……”

吴邪笑嘻嘻的话锋一转,“不是有你吗。”

“有我又能怎么样?我又不是应龙一家的。”

黎簇没好气的回他到。

“哎!怎么不是一家的,这不正是要把他给你当生日礼物,让你带回去方便实验研究嘛。”

?????

“吴邪你生活不顺专门拿我寻开心是吧?我家,住在楼房里面,没有游泳池还有各种邻居的那种,你让我养一条龙?还能更招摇过市吗?等着被投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吴邪听了黎簇的话直接大笑起来,最后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才说道,“你怎么就这么天真呢?他要是一直这样,别说你养不了,我也养不了,可能国家水族馆都不一定养的了,看好了——”

吴邪在试验台上按了几个键,一个机械手臂缓缓降下,满满一管液体推进了他被卡扣绑住的手臂静脉,里面的“美人鱼”挣动了几下,那条龙尾就渐渐变成一双白皙无暇的双腿,和人类并无二致,只不过比人类更加匀称好看。现在好了,这美人是彻底毫无遮掩全身赤裸呈现在他面前了……谪仙之姿,雪肤花貌,大抵如此……

“本来他可以自己控制这尾巴的,但可能是这几天被绑被看给吓着了吧,只能用点药了。回去好好安抚一下,没事儿。”

吴邪说的云淡风轻,可黎簇内心却一万个万万没想到,还……还有这种操作,这真是神仙吧?

那要是神仙,自己能随随便便带回家吗?天哪还是个男孩子,这么好看怎么是个男孩子啊……不对不对,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可是他那里都让人看了怎么能不想到些什么……啊啊啊啊自己究竟在看些什么啊……

经过一番复杂的心理活动,黎簇轻咳了声坚定地说,“这个生日礼物我不能收,我害怕,我怂行了吧,珍贵实验体,万一我什么费洛蒙也没读取出来,还把他养死了,我可对不起国家,我不想成为千古罪人,那个……没事我回去做卷子了。”

“谁爱养谁养,反正别找我。”

“行。”

吴邪特爽快的答应了,“那就按照B方案,把这美人直接送手术台,肢解,把器官取出来泡福尔马林里分类贴标签待研究,哦对了,见者有份,尾巴还能给你送一块,今晚让你尝尝龙尾汤,说不定喝了还能长生不老……反正就你一个人能读费洛蒙,你不要他,那就让那些科学家们慢慢研究吧。哎,要不要临走拍个照片,这么好看的东西,可惜了,留个纪念?”

吴邪故意说的声音很大,玻璃墙后面的“美人鱼”也听到了,一直不声不响的他听了这些话也明白自己是什么命运,这么多天被绑住被不同的人盯着瞧,让他变龙变人注射种种奇怪的东西,就连最私密最不堪的地方都让人看了一个遍,尽管未经开导的他对自己那里知之甚少,但被人看到还是本能的觉得不舒服,又被讨论如何处置如何研究如何才能发挥其贯古穿今的价值,就算再怎么不经世事,他也从内而外都觉得很怕,从他的认知上,那个人说的要对他做的那些,一定会……特别特别疼吧……

黎簇看到里面的人身子在抖,极轻微的,但是因为他全身裸露,身体的任何细小的动作都会被看的一清二楚,他是因为听了吴邪的话吓坏了吧,果然,应龙有灵,黎簇心底生出一些怜惜,他知道吴邪这个人从来说话都不是为了唬人,他就是说到做到,如果今天走了,晚上他要是真收到一块龙尾,他估计会发疯。

“你就是个疯子!”黎簇咬牙切齿道,“你有没有点同情心?他不是实验鼠实验兔实验蛇,这是活生生的一个大美人,你这什么B方案,国家同意了吗?”

“同意了。”

“不明外来有潜在危险物种,如果不能彻底利用,那就要彻底灭绝。”

吴邪假装义正言辞的说道,“这话不是我说的,这是中科院领导说的。”

“好好好!”黎簇自知说不过他,尽管十分纠结但不能见死不救吧,果然,他和吴邪之间,永远都是以他妥协告终。

“我要他,我把他带回家好好读费洛蒙还不行吗……”

吴邪势在必得的笑道,“怎么还一脸不情愿的,你爸常年出差不回家,给你找个这么难得的伴儿,你该对我感恩戴德才对啊。”

“吴!邪!是谁刚刚说他是不明外来有潜在危险的物种?谁?”

“当我傻子是吧,就想利用我,还感恩戴德呢!”

“你不是有特殊能力吗,放心吧!”

黎簇和吴邪一起从侧门进了玻璃墙,打开了绑着“美人鱼”的卡扣,摘了他嘴上的封布,几天来没有进水的唇干燥的裂开几道血口,他不适的抿了抿唇,那些在嘴唇上还没完全干透的口子又渗出些许血,把他的唇染得殷红。

“回去喂点水……”

“再喂点吃的,这几天没顾上……”

吴邪对黎簇嘱咐道,黎簇拖着长音“哦——”了声,扶着半躺在实验床上的人起来,他没什么力气,可对生人还是怀着一些抵触,想要自己站起来却因为被绑的全身酸痛又好几天没吃没喝只能靠在黎簇身上。

“有衣服吗?你这让我怎么带走?”

“哎呀……衣服……我忘了……”

吴邪尴尬的说。

?????

“那你倒是去找找有没有毯子薄被之类的东西啊!”

结果最后两个人翻遍了实验室只找到一条桌子下面的……地毯凑合一下。

黎簇把地毯抖了抖十分勉强的想给大美人卷上,美人往后躲了躲,嘴唇轻轻动动,“脏……”

黎簇无奈……“哎呀,你就将就一下吧,难道你想光着出去啊?”美人摇摇头,不敢再说话了。

折腾半天把人裹好,叫了出租车,还把司机吓了一跳,大喊要报警,黎簇又给了两倍的钱他才肯送,全程用看流氓无赖不良少年的眼神看了黎簇一路,临下车还口里念叨什么“现在这都是些什么孩子啊……”

黎簇背起人来在楼梯上一路小跑开门进家,还好一个邻居都没遇到,不然还不知道等到时候怎么给他爸告状。

回家以后黎簇终于松了口气,把裹着美人身上的破毯子扔了,开口想叫他,但是却发现还不知道该怎么叫,就问他说,“你……你有名字吗?”

美人怔了怔,好像是很久没有被人问起过名字,他开口的声音很轻,就像这个名字本身一样,温润如玉。

“润玉。”

好仙的名字……这真的是在家里养了个仙子吧……黎簇笑笑,倒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个,我叫黎簇,你叫我鸭梨就行。”

润玉点点头,看了看自己已经沾了地毯灰的身子,有些拘束的说道,“我想洗一洗,行吗?”

“行啊,浴室在那边,你去吧。等会我给你拿衣服。”

润玉那边淋浴的水声响起,黎簇手机的信息铃声也响了,吴邪的两条微信,

“他的基本数据和研究方案已经发到你邮箱了,注意查收,要按时记录汇报!”

“趁他洗澡的时候你可以诱骗一下看看他腿间,他对这些事还不怎么懂,有惊喜哦,成年快乐!”

这他妈禽兽吧?什么玩意啊!


————TBC————

(新人,希望大家能多多鼓励我鸭!毕竟这是一篇没有大纲想到哪哪里END的文章……)

评论(40)
热度(342)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