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武暗】你的一个暗香朋友

道长×暗香,有私设
叶澜和他说,喝下这碗汤,断了前尘往事,无心无念,就能复生。
魂魄之躯接过那碗汤,发愣的站着,心里还在想着,要不要求求叶澜,让他回去再看一眼。
他叫十七,是道长从万圣阁杀手手里救下的,当时他很小,被道长抱回武当,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养着,因为道长救的捡的孩子太多了,而他是第十七个,就理所当然的被道长叫做十七。
道长对他和对其他孩子们无异,每天教他们读书习武,还照顾他们饮食起居,十七从被救回来的那天就特别依赖道长,总是粘着道长不放,因此还遭了同门师兄弟不少闲话。从开始的依赖,到后来的仰慕,慢慢的,十七甚至觉得,能多看道长一眼,跟他多说一句话,心里就能欢喜半天。
“道长,你有这么多孩子们,你最喜欢哪个?”
这个问题是十七最爱问道长的,可他却没有一次从道长口中得到过他心里想要的答案。
道长从来说的都是那一句敷衍一样的,“都很喜欢。”
十七心里默默的下决心,总要有一天,让道长最喜欢自己。都说他武学功底好,他就更努力的练功,看到道长喜欢花草,他就每天跑去万寿园采花。
十七在武当平静的呆了五年,在这五年里,他的武功越来越好,人也长开了,武当掌门打趣道长说他救了个盘靓条顺的美人,道长却只是笑笑,从来不说什么。
这样的平静是被一场大火打破的,一夜之间突然从天而降了很多人影,武器上都带着剧毒,轻功蒙面,杀人无形,刀光剑影离火灼天,大火中十七看到道长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白衣染的片片鲜红,他发疯的冲上去,却被道长厉声喝住,“快回去!”
而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就被一个人一把抓住衣服,下一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他醒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周遭过于浓重的花香逼得他咳嗽连连。
有个紫衣的女人告诉他,他是属于暗香的,兰花先生通过星宿占卜出,必须把他接回暗香。
十七愤怒的想要回去,什么暗香,什么兰花先生,什么占卜,他只想要道长,想要那种以前的时光。道长还受了伤,他怎么能这么呆在这个破地方。
可他根本走不了,想逃跑就会被抓回来,想打架就会被打得鼻青脸肿再绑回来,各种方法十七都试过了,可就是离不开这里。
兰花先生说,想走,想回去找你的道长,可以,先让自己足够强大,唯有杀可止杀,唯有强可无惧。
十七想,道长还没对他说过自己是他最喜欢的孩子呢,可能就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吧。
如果真的像这个人说的,可以保护道长,为道长除尽一切障碍,那是不是道长就会更喜欢他一些呢。
兰花先生的占卜没错,十七天生就属于暗香。以前他也练功,但只是练功,现在他在暗香,练了很多功,制了很多毒,也杀了很多人。
每次也都是那样,轻功蒙面,杀人无形。
宁宁师姐告诉他,如果暗香男弟子被人看到了脸,是要以身相许的。十七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他这张脸,就要只让道长看。
兰花先生同意他走的那天,他特别激动,第一件事就是想要去看道长,可是临近武当,他心里犹豫也越多,一别多年,道长还记得他吗?当时突然消失,不辞而别,道长会不会对他满心厌恶,他杀了那么多人,道长那样风光霁月的人知道了,会不会嫌弃……
十七以轻功不动声色的进了武当,在金顶一角往下看,下面的人很小,却也能勉强辨认,那次大火烧掉的房子早已重建好,武当还是一片祥和安然,和暗香的幽深诡谲完全不同,十七看了很长时间,他看到道长,和以前一样,又捡来救来了很多孩子,和对他当时一样的教导他们,对他们笑,被孩子们围着,逼道长给他们讲故事。
十七从太阳初升看到夜色深沉,就这样在无人注意的地方,看了好久好久,他终于愿意承认,道长自始至终,是真的对所有孩子都一样的喜欢,道长那么善良,他曾经教导他们说要爱人而不是杀人,而现在的十七沾满血腥,且不说道长或许早已不认得,就算认得,恐怕别说喜欢,嫌恶还来不及……
可是十七不甘心。他虽然没有勇气去见道长,却还是每天以隐身轻功护在道长周围,不让道长发觉,而他心里却也满足。
可十七毕竟平日里杀人习惯了,某日金顶武当议事,道长被同门冤枉,甚至有人大打出手,十七在一旁看到了,想都没想,毒匕出手,竟是一招将那个血口喷人的武当弟子杀于无形。
武当众人见了这招数顿时乱做一团,道长眉心簇起,四处看了看,似乎在寻找他。
十七慌了,他没想到自己会突然这么乱来,给道长闯了祸。
是夜,道长坐在桌案前,叹了声道,“你出来。”
十七心里一震,他不敢出声,不敢呼吸,哪怕是隐身,也怕极了让道长看到。
“你出来。”
道长又重复了一遍。
“道长……”
十七忍不住回道,“道长,你知道有个传闻说如果暗香男弟子……”
十七的话被打断了,“你别再跟着我了,你离开吧。”
道长对着空气中看不到的身影继续说道,“别再来了,你这样在我身边,我很不舒服。”
十七没说话,他走了,道长能感觉的到,那个刚刚在屋里热乎乎的充满期待的影子不见了。他走了,被自己赶走的。
江湖风雨若梦一场,有人盼掌天下权,有人恋卧美人膝,十七觉得那些都不难,最难的莫过得他欣喜得他安。
十七走了,他最后也真的走了,在被兰花先生一把毒匕插进身体的时候他回过头看了一眼道长,确认道长也看到他的脸了,他心里突突的涌上一阵喜悦。
那段时间兰花先生见他迟迟不归,寻了他很久,最后来武当刁难,道长说,他根本不记得有什么十七,也未曾见过这人。十七觉得,道长应该不是撒谎。
可他还是为了这个连自己都不记得的人不明不白的死了,兰花先生本无意杀十七,可是十七就是习惯了,看到那把匕首向道长刺过去的时候,习惯了想去挡,习惯了那段时间以隐身护他左右的本能。
他杀过这么多人,如今第一次体会这毒匕刺进自己的感觉,杀也为他,死也为他,都是他自愿的,十七想,要是道长能记得他,再多看看他,那就更好了。
“尘缘未了,不得复生,这汤你喝是不喝?”
叶澜见那魂魄固执的不语不动,问他道。
十七低头看了一眼汤,从这汤的倒影里他能窥见前生的执念,他看见了道长。
道长坐在案前,擦着一把弯匕,这把弯匕,正是他用的那把……
“十七。”
道长轻轻唤道。
十七大颗大颗的眼泪落进汤里,他低头侧过脸,对叶澜说,“叶掌门,你是不是能将人的魂魄变成蝴蝶?”
“不假。”
十七道,“那请你把我变成一只蝴蝶吧,我实在喝不下这汤,前尘难了,不愿复生。”
后来叶澜找到了道长,给他一只剑匣,道长疑惑问她,“这是?”
叶澜慢慢将那匣子打开,飞出一只紫色的蝴蝶,围着道长转了转,想极力让他看到自己。
叶澜道,“这是……”
“你的一个暗香朋友。”

评论(4)
热度(55)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