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信白】问情

问情
青丘一役后,韩信找了李白五天五夜,他身上还带着大战后未干的血,所过之处,青草皆染上了猩红。最后他在一个破木屋里把人找到了,李白蜷在一个小角落里,破碎的衣服几乎不能蔽体,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撕裂的伤口,伤口上一滴滴淌出鲜红的血。
感觉到有人靠近,李白凭着本能去摸地上的青莲剑,缓缓抬起头,平日总是妖冶高傲的脸,此刻却全是泪痕,眼神呆呆的,对上韩信的视线时,他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想去拿剑,可手已抖的握不住剑柄,只能用一双泪光盈盈的黑色眸子怨恨的望着韩信。
如泣,如诉,水一样的朦胧,水一样的幽深,那含泪的眸子让韩信心里一荡。明明是水做的人儿,偏偏又硬铮铮的逞强。他轻轻叹了声,软语道,“跟我回去。”
李白像没听到一样,不语不动似一尊泥塑,韩信又靠近了些,俯下身想要抱住那个单薄飘摇的身躯,没想李白目光一凛,“啪”的一巴掌摔在韩信侧脸,“滚开!”
韩信双眉微微簇起,却不带一点怒意,他顺势捉住李白的手腕,迫他和自己靠近,又重复了一遍,“不要闹了,跟我回去。”
李白想要挣脱韩信的手,韩信却握的越来越紧,腕子像是要被捏断了,疼的他发狠的往韩信手上咬了下去,血涓涓的流出来,染红了李白冰凉的嘴唇,韩信手上的力度减了些,却还是没有松开,他感受着这种疼痛,甚至能感受到李白齿印的痕迹,韩信掰过李白的下颌,深邃的眸子凝视着他,像是要把眼前的人沉进心里,“我找了你五天五夜,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好不容易把你找到了,你就对我这么绝情吗?”
李白脸庞苍白,嘴唇却带着妖艳的血色,他冷冷的笑了,声音低低哑哑的,如同扎在人心上细小的针,“韩信……你抛弃我的时候……你可以无情的向我挥剑,你灭青丘全族,四处哀魂遍野血流成河,要说绝情,怎有人及你绝情?”
韩信叹息着,拉过李白的手,轻轻拢住他的指尖,平静说道,“男儿在世,为君主尽忠,肝脑涂地无所辞,陛下之命,不可违之。”
“好一个肝脑涂地无所辞……”李白讽刺道,“那韩将军怎么还不赶紧回去论功领赏,与一个青丘余孽纠缠什么?”
“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李白……”
“我爱你,我要带你回去。”
“我爱你……”
韩信固执的重复着,目光灼灼看着李白。
李白摇摇头,扬起下巴蔑然道,“爱或者恨,不是由你一句话就可决定的。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李白声音蓦然提高,“已经结束了!你走吧!”
“可是,你也是爱我的,不是吗?”韩信坚决的说,“你是爱我的。”
“是的,我爱你,可是我更恨你。”李白离韩信远了些,脸上浮起残忍的笑意,“青莲剑杀尽天下逆我者,最遗憾的是竟没能杀得了你,我恨你,韩信,你明白吗?”
韩信端正的脸明显的闪过悲伤的表情,可他依旧执迷的望着李白,忽地手里长枪一转,竟将枪尖对着自己的心口,用轻而缓慢的声音说道,“李白,我们打个赌吧,要么,你跟我走,从此乖乖做我的人,要么,你看着我死在你面前。”
“你的死活,与我何干?”
李白极力让自己镇定,可他整个人都在抖,他转过眼不想去看韩信,但是锐物刺进银甲的声音那么清晰,韩信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把枪尖一寸寸推进自己身体最柔软的地方,渗出的血顺着他银色的战甲鳞片滴在地上。
嗒—嗒嗒——嗒嗒……
嗒嗒嗒——
“疯子!”
李白忍不住大声喊道,“韩信你这个疯子!”
为什么呢?长枪刺进的明明是韩信的胸口啊,流血的人明明是韩信啊,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心疼的快要绞起来了。
韩信仿若感觉不到疼一般,枪尖已经没入了那么深,却依旧温柔的看着李白,噙着爱,透着暖。
他胸前的血晕开一大片,心口的血,战甲上的血,那么浓,那么艳,直逼的李白流出泪来。
“不要!”
李白喘息着,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几步,身体像不受控制一样扑到韩信面前,伸出手,颤抖的按在韩信胸口,伤口的血随着心跳一下又一下在他掌间流动,浓浓的,稠稠的,发腻,发悸。
韩信按着李白的手,低低的声线拂过他的鬓发,“你还生气吗?你究竟想让我做什么呢?”
李白说不出话来,愣愣的看着韩信,血从他指缝间透出,苍白的手,鲜红的血,截然不同的两种颜色,这么的烫,烫的他手在痛,心也在痛。
“韩信……”
“别这样了,好疼……我好疼……”
韩信苦苦涩涩的笑着,将长枪一把拔了,“铛”的扔在地上,把李白环进怀里,浅浅的吻他,“我赢了……跟我走……”

以下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7493320103605


“说,你是属于我的。”
“说啊……”
韩信重重的往李白身体里一顶,李白被激的打了个颤,瞪了他一眼,低头就往韩信胸口的伤处咬了一口。
可是在韩信感觉,
这就像一个吻一样。

 

 

——————

最近超级想码字的,小可爱们你们想看什么啊?啾~

评论(2)
热度(112)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