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信白】北窗南风

华灯初上,一重重宫门洞开,红墙朱檐,琉璃阑干,金砖玉砌碧云台,亭阁连霄汉。
陛下赐宴将军府,亲迎韩将军凯旋。宫宴摆的排场极大,金樽清酒,玉盘珍馐,群臣皆贺,歌舞升平。
韩信屡战告捷,令得龙颜大悦,如今朝中最大红大紫的人非他莫属,众人一一给他敬酒,多是些寒暄谄媚,他倒也来者不拒,杯杯见底。
“恭喜韩将军,望将军所到之处,战无不胜。”
素手执玉杯,一笑嫣然,韩信怔愣了片刻,接过李白递上的酒,玉杯上仿若还带着他指尖的温润,和一抹几不可闻的残香。
“可曾想我?”
韩信低低问他,宴上丝竹管弦人声交错,这句话只面前之人才听得到。李白接过空杯,恭敬作一揖,眉目低垂,礼毕薄唇微启,轻轻吐出四个字,“朝思暮想。”
说完这话李白就回了席间,秋水一望,恰和韩信目光对上,清清冷冷一张脸,唯有那双美目含情,看的韩信心尖一苏,忙自斟了杯酒咽下,堪堪从他身上移开眼。
翠樽雕觞,绵绵辛香,酒过三巡,宴已过半,皇上兴致仍是不减,还陆续赏赐了韩信很多宝物,雕花簪嵌猫眼石,翡翠冰魄镯,镶金夜明珠,丝绸锦缎各色绫罗……韩信一边谢恩一边想,若是给李白戴上定然很好看,不过他平日总是素淡,也不知会不会喜欢……
正当韩信在脑中描摹李白那雪肤花貌时,皇上一声“韩爱卿”打断了他的思绪,皇上的声音带着几许醉意,却不似玩笑那般说道,“韩爱卿,今日设宴,迎爱卿凯旋而归,朕心里却还有一件事,小公主如今已到了婚嫁的年纪,朕一直最疼爱小公主,总是不舍得将她嫁与别人,现在,朕想好了,就将小公主嫁给韩爱卿,韩爱卿意下如何啊?”
圣旨一出,登时静默,待众人反应过来时,便赶紧向韩信道贺,这般打了大胜仗,又可赢取皇上最疼爱的小公主,如此双喜临门,实在是羡煞众人。
宴上新一轮交杯换盏言笑晏晏。轻歌依旧,曼舞依旧。
李白也听见了那道圣旨,群臣皆去恭维,他却离了席。
宴中憋仄窒闷,他极想去透一下气,出去才发觉外面飘着雪,已染白了半边青石阶。
他立在一株梅树下,没有伞,絮絮落落的雪片子落在他发间衣上,透心的凉,他却好像感觉不到般,不语不动。
他朝思暮想之人一回来,便不再是他的人了吗?
情真有时,情去有时,却都比不得一道圣旨,干脆利落。
有细碎的雪扑在李白睫羽上,长睫眨了眨,那雪就化了流进眼中,不知觉间竟牵扯出泪来。冷的是雪,温的是泪,一时混在一起,辨不出了。
蓦地李白觉得衣袖一紧,转头看到有人从后面扯住了他,一张堆笑陌生的脸,醉的痴笑道,“哟,这是哪来的美人儿啊?”
李白厌恶的甩开他要走,却不料那人还想上手去摸,满脸猥琐觊觎之色不掩。
“放肆!”
李白双眉簇起,冷目蔑然斥道,“将军府邸,陛下设宴,怎会有你这种狂妄轻薄之徒造次?”
那人醉的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李白在说什么,只觉得这美人生起气来更是别有一番风情,继而调笑道,“等会儿,你跟着我上马车,咱们去那东边的宅子里,快活快活……”
“要是伺候的好,定然不亏待你……”
粗鄙下流的话说的李白又羞又气,刚想唤人来将这无赖赶出去,就从走廊那头听到了韩信的声音,“二公子,你兄长已经在等了,管家到处找你,怎么还在此处停留?”
那人见韩信来有些恼,觉得坏了自己的好事,但惧于大将军威严,盯着李白又看了几眼才走,嘴里还喃喃自语的说着些,“怎么会有生的这么好看的男子……”,“天仙下凡啊……”之类的话,李白转眼避开不再理会,风过琼庭,广袖罗带让风吹起,雪沫散在他鬓梢眉头,倒真是有天仙下凡的感觉。
“生气了?”
韩信走过去,伸手想拂去他鬓间的雪,见他没动,又托起他的脸,拇指轻轻在那莹白的皮肤上摩挲。
“将军这样,也不怕让人看去……”
“何妨,让他们徒增妒嫉去罢。”
李白身子颤了颤,离他近了些。
韩信将他的双手握住,冰凉的手指接触到突如其来的温暖,李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已经冻僵了。
“手怎么这么冰?冷也不说,随我去取件衣服吧,莫要着了凉。”
李白点点头,跟在韩信身侧,穿过廊亭进到内苑,院里几树殷殷红梅,凛冽艳色,凌寒怒绽。
飞雪琼英,灯影摇曳,璧人成双归。
进到屋里,韩信添了些炭火,取了件狐裘给李白,李白看着他,手环上他腰间。
这轻悄的一环,将他定住,不舍得再动弹半分。
“今日宴上,陛下那道圣旨……”
韩信话还没说完,李白就伸手掩在他嘴上,望着他摇摇头。
北窗开,南风来,细雪朦胧了月色,若长情不可追,何惧一晌贪欢笑。

以下微博: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64961512338757

北窗开,南风来,缠缠绵绵的碎雪轻舞着,夹杂着丝丝细雨,冷彻人心扉。醉已醉,醒何醒,问此情何去何归,知否?
纱帐半掩,流苏低垂。带着狂欢后淡淡的惘然,韩信温柔地将李白拥在怀中,轻抚着他如丝般的长发,在他耳边低低说道,“其实,宴后我找陛下,拒了那道圣旨。”
“心有所属,实难从命。”
一语出,如惊雷,李白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动不动的呆住了。直到韩信细细碎碎的吻落下来,他才回神断续说道,“你……你……就这样负了陛下一番心意?那可是……公主……”
韩信温润笑笑,一字字道,“天下可负,为卿不负。”
北窗开,南风来,吹动了纱帐,韩信将李白搂的更紧了些。
天下可负,为卿不负。

 

 

——————

信白配古风真的太有意境,全程写的很带感,美滋滋,他俩真好!嗷!

评论(10)
热度(324)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