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邦良/现代au】就你这男公关还想上位

『现代au 总裁邦×公关良
不一样的邦良设定,爽文美滋滋』

“这什么?你说说这都是些什么?张良我警告你,你要是再给我看这么丑的艺人资料,立马走人听见了没?”
刘邦把几张A4纸扔的满天飞,还把档案夹直接甩在了张良脸上,白皙精致的皮肤瞬间被划了一道红痕,张良一边捂着脸一边捡资料,声音湿漉漉的,应该是被打疼了,“这些都是最好的资源了,这些艺人在各大公司都很抢手,不论从哪个方面发展的空间……”
张良还没解释完,刘邦就打断了他,“我不满意!我不满意懂不懂?”
张良单腿蹲着,手里紧紧攥着档案夹抬起眼来看着刘邦问道,“那……那什么样的艺人您才能满意呢?”
刘邦坐在宽大的皮椅上,皱眉盯着张良想了一会,然后很诡异的笑了。张良这个半蹲在他面前的姿势,脸上还有道红印子,嘴唇一张一合的跟他说话,眼睛里又是敬畏又是倔强的,真他妈好看有感觉,刘邦直起身离张良近了些,对上他的目光,突然一把按住张良的后脑勺,直接按到自己跨间的位置,冷冷的调笑回他,“你要是好好做,我或许会挺满意的。”
张良鼻尖一碰到那处就如同触电般赶紧推开了他,低着头飞快的站起来抿着唇转身就走,心里又乱又羞,连门都开了好几遍,幸好门外没有同事,他走到洗手间,镜子里的自己脸很红,他摘了眼镜,感觉连眼眶也有点红,他的眼睛一直很敏感,一有点刺激就会发红流泪,就是因为这样,他经常被同事觉得有点楚楚可怜的味道。
这不是刘邦第一次调戏他,以前几次只是给了点暗示,这次却直接上手了,张良也不是纯洁如纸,做这行的有什么规矩该干什么事他还是清楚,他知道刘邦一直想玩他,但他心里就是要强,感觉要是被刘邦玩到了,那很快就会被他扔了,倒不如像现在,碰不到摸不着,还图个新鲜。
至于他对刘邦到底是什么感情,用韩信的话来说这就是抖m心理。
一个人训他骂他还用东西扔他,原因是想跟他上床,而他不吵不闹也不走,却偏偏不跟这个人上床,这俩人不是有病是什么,外人听着觉得挺荒谬的,在当事人可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张良,你说你,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这件事就是想不明白呢?”
“你的总裁想上你,你又不讨厌他,你就让他上呗,人家是总裁,不是你是总裁,你这么端着,不给总裁面子,人家能给你好脸色看才怪了呢。”
韩信开了瓶酒给张良和自己倒上,每次听张良跟他讲他和那总裁的事,韩信都劝到不知道该怎么劝。
“我就是不想用那种事上位。”
“再一再二,他总有腻的那天,到时候怎么办?”
张良喝了口酒,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看的韩信心都痒。
“那你就在他办公桌上脱光了勾引他,大不了坐上去自己动,看他受不受的了。”
韩信打趣他,顺便想了想那画面,张良脸和眼眶红红的赤裸着求他总裁上他,真的是美不胜收。
“韩信!”
张良咬着下唇气恼,韩信知道张良脸皮薄,就总喜欢没羞没臊的逗他,“行了行了,张良,下次你那总裁再凶你,你就服个软嘛,不然哪天他要是真把你开了,你又舍不得人家。”
张良嘴唇抵着酒杯,轻轻点点头。
刘邦断断续续的骚扰了他两年,面子上非打即骂,心里却是想要的紧,这么个才貌双全的宝贝,风流成性的总裁能不想尝尝吗,但是韩信说的也对,刘邦是总裁,身边美人千千万,要是哪天真把他给开了,舍不得的还是他张良。
刘邦心里好受吗?刘邦心里当然也不好受,他前几天看了个通稿,上面是某男公关为了上位无所不用其极勾引上司的黑料,其实这也没什么,他当时就想,张良怎么就不这样呢,一天到晚矜持的要命,一副勾人的模样却在那档子事上保守的不得了,这样的男公关,上司怎么潜规则?怎么让他上位?
“这是下午的会议发言稿,您看一下,还有什么需要修改的吗?”
刘邦瞥了一眼张良递过来的几页稿纸,懒懒的说了句,“不用看,我下午不去了。”
“不去了?”
张良一惊,“这个会议股东都要出席,您确定不去?”
“嗯……我头疼……”
刘邦转手把张良辛苦写的发言稿丢进了碎纸机,张良愣了愣,呆呆的站了一会,轻轻叹了声走到刘邦椅子后面,小心的给他揉起了额角,刘邦眯起眼睛看了看张良,这个举动还是挺让他意外的。
冰冰凉凉的指尖在太阳穴上慢慢的揉,张良一双美目低垂着藏在睫毛的阴影里,刘邦咳了一声,也不说话就这么享受着。
“这样会好一点吗?”
“不好……”
刘邦握住他一只手,继续慵慵懒懒的说道,“你亲亲我,我就好了。”
张良偏过头,一字一顿的说,“不,亲。”
“那你就滚吧。”
刘邦轻描淡写的说,闭上眼睛把张良晾在那里。张良没动,刘邦就又重复了一遍,声音略高了些,“我让你滚,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我为什么亲你?”
张良反问道,“你让我亲你,让我给你做那种事,我是你什么人我要给你做这些?”
“刘邦,我是你的什么?”
刘邦不屑的哼了一声,从抽屉里拿出几张表,“把这个填好,有一万个人还等着接替你这个位置呢。”
张良不接,他不信刘邦真会这么绝,他来公司两年多,功劳苦劳早就算不清了,哪里就会这么简单。刘邦狠狠瞪了他一眼,站起来把张良推到椅子上,撑在他上方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不想离开公司,那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张良紧贴着椅背,可跟刘邦还是近在咫尺的距离,那种威压感让他很不舒服,张良想起韩信说要对他服一下软,他看着刘邦的脸看了半天,眉目都是他喜欢的样子,可为什么就不能对自己好一点……就这么不会疼人吗……
张良无奈的轻轻拽着刘邦衬衣领子,极快的在他嘴角亲了一下,快的像一个转瞬即逝的梦,刘邦还没反应过来,那个软软香香的吻就离开了。
“我听你的……”
张良这句话声音很小,刘邦倒也没在意,拇指在张良的脸上摩挲了会,一副想亲又不知道该从哪里下口的表情,结果哪都没亲,拿过椅背后面的西装外套就走了。
走了?!
“我开会去了。”

张良懵懵的,不是不去了吗……他在刘邦的皮椅上靠了一会,心里竟然想着,要是刘邦对他用强的,在这个椅子上要了他,那种感觉会不会也挺不错的……
他不是不想要那种事,就是想等关系确定了再给他,可是刘邦呢,连他是他的什么人都不肯说,动不动就要赶他走,冷言恶语的。韩信还说他们这叫恋人未满,张良却觉得,这简直都快成仇人未满了。
这时刘邦一个电话打来,“你还在我办公室吧?”
“嗯,我马上出去。”
“u盘给我拿来,忘电脑上了。”
“嗯……”
张良拔出u盘,打住自己的胡思乱想,可巧不巧刘邦偏偏又来了一句,“下班晚点走,再多亲我几下。”
……张良按断了电话,去给他送u盘。这天下班,张良是公司第一个走的。
“其他的股票都好说,我唯一担心的是在项羽那里的10%。”
萧何看着数据,担忧的在那10%上划了一道,“这些年他没少找公司的麻烦,恐怕收回这10%不大容易。”
刘邦看着个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走神,也没听萧何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就问他,“你觉得,张良他怎么样啊?”
萧何顿了顿,一头雾水的回答道,“张良……张良挺不错的啊,很聪明,长得……嗯,长得也好看。”
刘邦勾唇笑了笑,笑的挺流氓的,自语似的说道,“是啊……”
“你啊,以后能不能改改你这脾气,那么好的孩子,你成天又训又骂的,要是哪天让你骂走了,我看你上哪找这么好的去。”
提起张良,萧何忍不住说道了刘邦两句,每次看到张良从刘邦办公室出来那小模样,他就觉得挺心疼的,知道刘邦肯定没干什么好事。
“他敢走。”刘邦摸了摸自己的唇角,他还亲过自己呢,又羞又怕的,迷死个人。
“那10%……”刘邦话题转换的也快,“你赶紧找个靠谱的人去问问他,他要什么条件,资源想要什么公司可以给他,最好把他那部分股权收回来,不然以后添乱。”
公司这段时间忙的要飞起,加班到10点以后那是常有的事,张良这几天又感冒了,缩在呢子大衣里打着颤看报表,数据都是重影,他不停的揉眼睛,本来就敏感的眼睛揉的湿漉漉的,正当他翻页的时候,突然大衣被人抽走了,他抬起眼,就这么眼泪汪汪的和刘邦对上了。
刘邦吓了一跳,忙抽了几张纸给他擦,“你这是怎么了?你哭什么啊?”
“我没哭,我过敏,没事。”
张良想去扯自己的大衣,刘邦却不给他,连着大衣带人直接给搂到怀里,“还没事,身上这么冰,你肯定是发烧了知不知道?吃药了没?”
张良挣扎了几下,带着鼻音说,“没吃,感冒发烧七天会自愈。”
刘邦松开手,把大衣往他身上用力一裹,“那你就等着七天被病魔战胜吧。”
说完就没好气的出了门,张良低下头继续看,忽冷忽热昏昏沉沉的又看了几页实在撑不住就趴在桌上睁着眼睛发呆,现在办公室里的白炽灯光都能让他泪流满面,所以刘邦再进来的时候又看到他那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刘邦拿了盒药,倒了杯水喂给他吃,张良倦倦的,给药就吃给水就喝,还凭借着寻求温暖的本能往刘邦怀里挤了挤,一言不发倒是听话。
“还冷不冷?”
……
张良迷迷糊糊的,也听不清刘邦在说什么,只是感觉不像平日里训斥他的话,安安稳稳就躺在他怀里睡了,真是老实。
刘邦给张良批了病假,张良不休,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你非要把我传染了是吧?”
“你离我远一点就没事。”
“再说,七天就好了,还有两天。”
刘邦听了这话故意把一摞档案塞进他手里,“那你就看吧,反正工作也干不完,看完还有,那边的通稿最好也校对一遍。”
张良拿着厚厚的档案袋默默看着他,不怨不恼的,就是看着他,说不出情绪。
“有病吧你!”
刘邦斜了他一眼,斥他一句忙自己的事去了。
等到了七天,张良果然好了,然而公司的事却越来越胶着,那个项总怎么也不肯把股权交出来,还借此威胁起来,要不是公司在大调整,刘邦才懒得理他,其实这10%对项羽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却的的确确对公司调整有潜在隐患。
“这个项总,对我们开出的条件都不接受?”
张良推推眼镜,看着公司的股票有点心急。
“是啊……不过听说他就喜欢漂亮的男孩子,一看上就什么都给,你可以去试试啊。”
吕经理颇有深意的笑笑,把长发往耳后一别,“但是好像到他手里的男孩儿下场都不怎么好……”
传闻也罢心机也好,吕经理像是随口一说,踩着高跟鞋下楼了,啪嗒啪嗒的声音在张良耳边不断的响,张良傻乎乎的想,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就偷偷的去帮刘邦要回那10%,反正自己本来就是个公关,做这些都是分内事,就是不知道,那个项总眼光什么样,自己这样值不值10%……
但这些真的是张良多虑了,项羽看见张良的时候都乐开花了,这脸这身材,还有这气质,10%的股份能让他玩这么个大美人,他都觉得自己这是赚了。
“你把这个签了,找人寄给刘邦,别告诉他,我留到明天晚上……”
张良想的是,永远都不会让刘邦知道这10%是怎么来的,让他安安心心的拿去公司调整,可是刘邦是谁啊,瞒谁能瞒得了他啊。
当刘邦找到张良的时候,张良是真的害怕了,他衣服全脱了绑着红色束缚绳全身只剩一副眼镜,虽然还没人碰他可是在刘邦眼里,这已经是不可饶恕了,衣服怎么没的?绳子怎么绑的?这是他的人,他都还没看过呢怎么能让别人先看遍了?
“张良,你犯贱是吧?”
刘邦在把张良整个塞进他的SUV后座的时候彻底爆发了,他是真的气,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气,要是他的张良真让别人给糟蹋了,不管是谁,他会直接开着这辆车撞死他,“你犯贱是吧?”
“对,我犯贱……”
张良声音低低的,“反正你也没损失,帮你要回那10%,你管我干什么?”
“我没损失?”
刘邦把人压在身下狠狠的吻,简直像要把他的血肉都咬下来一样,“我差点就损失了这辈子最爱的人。”
张良眼泪顺着眼角就流下来了,他小心翼翼的回抱住刘邦,舔了一下他的耳朵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次不是过敏,是真的哭了,他身子和刘邦紧紧贴合在一起,感受着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和他身上混合着烟草的香水味道,他现在才知道,这个人这个怀抱,就是他一生的追逐。
火热的唇舌纠缠在一起,丝丝缕缕细细抵磨缠绵,分分合合牵扯出银丝来,吻到窒息处,方觉相濡以沫的情深。
“张良……我以前是不是对你太不好了,以后……我成天宠着你哄着你,成吗?”
张良抿着刚被他咬出血来的嘴唇淡淡笑笑,“用不着。”



————
最近超级想产粮的啊,小可爱们你们搭理我一下好不好~羞)

评论(14)
热度(199)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