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策约】两小有猜

搬家的时候守约在玄策房间里收拾,从玄策柜子里面发现了一个粉红色的瓶子,里面装着五彩的星星沙,“这什么啊?玄策,瞒着哥哥找女朋友了是吧?”
玄策看了一把把瓶子夺过来塞进包里,特不好意思的说,“没有,哥你别瞎想。”
守约笑着点了点玄策眉心,他那点小心思,当哥哥的还能不知道。“行了行了,我又没要批评你,正常交往就好……”
“哥!”
玄策打断守约的话,低着头收拾东西,闷声咕哝了几句,脸都红到耳根了。守约抿着嘴笑,看弟弟这幅心事被揭穿了的害羞模样,平日里张扬跋扈心高气傲的小霸王,却在柜子里面藏了一瓶给女朋友的粉红色星星沙,还真是长大了。
搬家的这一路上玄策都没跟守约说话,守约一提女朋友三个字他就捂耳朵,看着特别抵触,守约把这种对抗行为理解为,青春期少年的叛逆敏感又好强心理。知道玄策是下决心对他只字不提,守约索性也就不问了,当这事没发生过,可是在他心里,却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坐着搬家的车离原来的地方越来越远,守约心里想的也就越来越多,甚至想到小时侯,上初中的他拉着上小学的玄策的手回家,那在当时小区里可是一道风景,哥哥长得俊俏好看,弟弟虎头虎脑特可爱,小区里的人都说他们是“一对双儿”,那个时候玄策最喜欢走人行道上高起来的一条窄路,有时候站不稳,就扑在他怀里蹭来蹭去,想到这里守约转眼看看坐在旁边的玄策,已经这么高,这么帅了的玄策,已经都有了女朋友了的玄策,肯定不会再在他怀里蹭来蹭去了吧。
还真有点怀念。
怀念这个要离开了的地方,怀念那条人行道上的窄路,怀念有20秒绿灯50秒红灯的十字路口,和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玄策……
到了新家简单的把东西摆了摆就已经忙到了晚上,厨房还没弄好,守约就叫了个外卖,客厅比以前的房子大很多,还有单独的餐厅,灯光是暖橙色的,照的人很舒服。
快吃完的时候玄策也不知怎么,突然就很认真的跟守约说,“哥,我真没谈女朋友,你相信我。”
守约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很慈爱的给玄策夹了些青菜,不回答什么了。
刚到新家的第一晚,床垫很软,空调很暖,可是他们俩都没睡好。玄策回到房间就盯着那瓶星星沙发呆,看着看着眼晕了满脑子浮现的都是哥哥的脸,他趴在桌子上晃了晃那瓶五彩的沙子,别人都说哥哥最心细聪明,反而他是个粗心的冒失鬼,但是玄策始终觉得,在有些事上,他会小心翼翼会挖空心思,可哥哥就是个大笨蛋,大傻瓜。
而玄策心里的这个大笨蛋大傻瓜此时正把几本相册往书架里放,一边放一边翻起来,这张,是玄策1岁的时候他抱着他去海边,这张,是玄策3岁的时候第一次去幼儿园,这张,是玄策5岁的时候他们去新建的游乐场,这张,是玄策颁奖的时候,这张,是玄策成人礼的时候,这张,是毕业典礼,还有这张……
守约合上相册,悄声走到玄策房间,给他的空调定上时,衣服一件件挂起来,看到玄策被子盖的还挺好,就轻轻把被角抚了抚,目光落在他脸上一会儿,再关门出去。
听到极力使轻微的关门声,黑暗里的玄策翻了个身,抱着被子想,别人家的哥哥还会亲亲睡着的弟弟呢,你呢?百里守约,你还差一步你知不知道?
新家比原来的地方方便,这样每天早晨玄策就能晚起20分钟,守约就能把早餐再多做一样,其实玄策会经常站在门边偷偷看一小会哥哥做饭,穿着蓝白相间的围裙,可以做出爱心形荷包蛋和笑脸面包片的哥哥,真的好迷人,好迷人。
“玄策……你干什么?”
在一个清晨守约被玄策从后面给抱着吓了一跳,玄策解开他的围裙结,把围裙反了个个给他系好, “哥,你穿反了,荷叶边朝外。”
守约低头看看,玄策的手指在他围裙的荷叶边上摸了摸,穿了这么久,他第一次觉得这个荷叶边怪怪的。
“今天起的晚了,着急没仔细看,饭都做好了,快端过去吧。”
“哥,以后早晨我做饭吧。”
玄策不动,继续磨蹭守约的小荷叶边。
“你做?你会做吗?”守约捏捏他的耳尖,给他喂食了一块刚吹凉的糖糕。
“我不会……你教我啊。”
玄策嚼着糖糕,甜滋滋软糯糯的,嗯……哥哥的嘴唇,大概也会是这个味道吧……
守约当然没注意玄策吃糖糕时注视着他嘴唇的眼睛,自己也拿了块糖糕来吃,有点烫的在嘴中含混说道,“快算了吧,你会了也起不来床。”
守约疼爱弟弟那可是整个小队出了名儿的,露娜不止一次想跟玄策换哥哥,小乔不止一次想跟玄策换姐姐,可是玄策却觉得,哥哥是疼爱他,但真不是他想要的那种爱。
玄策为此问过师傅兰陵王,问他怎么才能让一个反应很慢脑子很蠢的人知道有个人喜欢了他好几年,而跟他在一起呢?
兰陵王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等吧,慢热的人啊……多给他点时间。”
玄策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他已经等了快十年了,在他刚知道喜欢这个概念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把这种感情寄托在哥哥身上了,那个时候他们一起看电影,有那种亲热接吻的镜头哥哥还会给他把眼睛挡住,守约却不知道,这个小狼崽一样的弟弟早就想了几百遍和哥哥做这样的事了。
但除了等,玄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也练习过去表白,可是一看见守约他就觉得这个场合也不对,那个时间也不对,说到底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份感情在心里藏了太久,以至于就要成为心脏的一部分了。
后来守约无意中找铠聊天,问他知道露娜有了男朋友之后是什么心情,铠很快答道, “高兴啊,多个人照顾她,我还能少操点心。”
铠又问, “怎么?要是玄策有女朋友你不高兴啊?”
“高兴。”
守约淡淡笑了笑,两个字脱口而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玄策有了女朋友,他真的没有单纯的高兴,他不愿意深究自己这是什么心态,舍不得?不甘心?甚至还有点嫉妒……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小分队上个任务完成的很出色,上面说今年年终奖就是他们了。守约选了周末,要请大家来家里吃饭,大家听了特高兴,想着参观参观守约的新家,并且守约厨艺也是一绝。
厨房里的香气,客厅里吵吵闹闹的众人。
“守约,你看你这贤惠的,将来谁要是跟你在一块了,那可太幸福了。”
花木兰在厨房里说是帮忙实则添乱,她这么一说,大家纷纷接话,“是啊,人长得好看,还会疼人,守约你怎么就是不找女朋友啊?”
“就是的,露娜你认识的女孩多,快给他介绍一个嘛!”
“人家守约还用介绍吗,勾勾手指就有一大堆美女来。”
“也对啊!”
“对对对……”
……
守约眯起眼睛笑笑,拿着勺子把刚做好的蔬菜羹往每人嘴里塞了一口,打趣说他们,“吃的还堵不上你们的嘴了是吧?”
众人边烫的吹气边夸好吃,只有离的远的玄策坐在那边一个人怏怏的不说话,守约看到了绕过众人也喂给他一勺,玄策咬着勺子盯着他看,半天才松口,“哥,追你的人多吗?”
“你说呢?”
多……肯定多啊……玄策就是明知故问,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哥哥要是真想找,那就是勾勾手指的事,他能怎么办,有这么个迷人温柔声甜人美的一个狐狸精哥哥,他能看得住吗?
玄策怨念的瞥了守约一眼,真好看,这是他的哥哥,谁都别想抢。
想虽然这么想,可是事实呢,敢情真有哪一天哥哥带回来个嫂子,他还能把人赶出去不成?并且……说不定嫂子早就有了,就是哥哥还没告诉他……玄策把两只耳朵抓的毛都塌了。哥哥还说自己瞒着他有了女朋友,瞎扯!谁知道他有没有呢?
都是20多岁的人了,还在这里你猜我猜的,幼不幼稚!玄策在心里数落,他第一万次告诉自己,该说了,再不说真要后悔。
就是这么下定了决心,梦里都梦到自己跟哥哥表白,哥哥还一脸娇羞的答应了,可是醒来以后他却看到哥哥已经不在家了。
啊?
玄策看了看表,才7点,哥哥去哪了?他给守约打了个电话,心里急的要命,这人都没了,上哪表白去啊。
“哥,你在哪呢?”
守约那边挺乱的,还有按喇叭的声音,应该是在路上,“小分队临时出任务,看你还没醒,就没告诉你,下周才能回去,冰箱里有吃的,你热热吃吧。”
“哦……好,哥你注意安全。”
玄策竖着的两只耳朵耷拉了下来,他不饿,一点也不想吃冰箱里的东西,他想吃的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哥哥,正在出任务的路上……
一个人的家里也没什么意思,玄策暴露本性的喊了小分队里的朋友去k歌喝酒,喝的多了就开始跟他们吐苦水,说他暗恋一个人暗恋了快十年,可是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说啊,必须告诉她,你爱了她快十年,哪个女孩能忍心拒绝,你一定要说!”
露娜端起酒杯跟玄策碰了碰一杯见底,继续说道,“并且,你要是不说别人可是会说,到时候你这暗恋人十年的人家不知道,跟表白她的那个床单都滚了好几回,看你怎么办。”
“不可能!”
“他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玄策咬咬牙,想到要是跟哥哥滚床单的人不是自己,他绝对炸毛。冷冷清清一张俊脸,紧实的胸肌腹肌,窄窄的腰身,蝴蝶骨人鱼线翘臀,软软的尾巴和大长腿,光是想想就能硬,玄策赶紧吞了一大口酒。
“那可不一定,你又不能一天24小时在她身边看着她干什么是吧?”
玄策不说话了,他的确不能,就像现在哥哥去出任务,他连哥哥在哪都不知道。
露娜给他点了一首歌,叫「暧昧」,头一句就是「暧昧让人受尽委屈,找不到相爱的证据。何时该前进何时该放弃,连拥抱都没有勇气……」
玄策听的眼眶红了,他说是酒喝的多了上头给辣的,这些年他一直担心要是哥哥不是那么想的怎么办,要是哥哥因为这事再也不理他了怎么办,他这么做会不会让哥哥为难……但是他又那么想那么想得到哥哥整个人,所有爱。那么那么想。
趁着酒劲他狠下心给守约发了条微信,「哥哥,你下周几回来,我有事想跟你说。」
守约过了会儿就回了,「周二,什么事啊,这样不能说吗?」
「不能。等你回来再说。」
守约在那边不知所以,莫名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是玄策要告诉他关于女朋友的事了吗……那瓶星星沙,玄策的女朋友……该怎么表现,才能像一个哥哥那样面对这件事?当了20年的哥哥,这一刻,守约却突然不知道哥哥该是什么样子了。
一周的时间既快也慢,到周一晚上的时候玄策紧张的一夜没睡,他在脑中一遍一遍的想明天会怎么度过,他说家里没吃的了问守约要不要订个餐厅,守约说没必要,他回来的时候买点。
玄策说好,就去接他回来,两个人一起在超市里选了吃的喝的,金灿灿的橙子,绿叶子蔬菜,五花肉和鸡翅,盒装酸奶,两包青柠味的薯片……
一直过着这样柴米油盐的日子,真的就是玄策最大的心愿。
“你都拿了些什么啊?怎么这么贵?”
守约一手拎着塑料袋一手拿着长长的发票看,玄策把发票夺过来团了,搂过守约的肩霸气的说, “你别管啦,反正我花的钱。”
“哥哥,让我养你嘛。”
“胡说八道。”
玄策看着欢脱,其实一见到守约心跳的就跟小鹿似的,一直到回家饭都做好摆上桌了,他才提那件要跟守约说的事。
“哥,你能先闭上眼睛吗,你这么看着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守约微微笑着,心里越来越觉得玄策要说的就是女朋友的事,他闭上了眼睛,觉得这样也好,这样就不会被玄策看到,他眼里那些当哥哥不该有的情绪。
“说吧。”
玄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说,“我以前看过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个场景我记得特别清楚,就是男主在跟女主告白的时候,送了她一瓶星星沙,他说,这里面藏了他最大的一个愿望,希望星星能帮他实现。女主当时没在意,后来有一天星星沙被打碎了,在埋的最深的地方,女主发现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他跟女主告白的话。”
玄策停了停,进到房间里翻出了那瓶粉红色的星星沙,“现在再说这个,可能听着特别傻,可是当时,我觉得这简直是全世界最浪漫的事。”
守约感觉有个东西被放到了自己手上,他睁开眼睛,手里正是那瓶星星沙。
“哥,你打开看看。”
守约难以置信的看看玄策,手指颤抖的打开了瓶子,把沙子倒出来以后,果然有张小纸条,守约把它展开。
上面写着「哥哥,我好爱你啊,好想和你在一起」
字体还是玄策几年前不大会连笔的字,笔迹也都有些氤了,这瓶星星沙和这张纸,居然被玄策藏了这么久……这么深……
守约一时不知说什么,拿着那纸条呆愣愣的,真像只傻掉了的小狐狸。
“所以,哥哥会不会帮玄策实现愿望呢?”
玄策对上守约的眼睛,眼神里满是期待,守约被他看的不好意思了,好久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低着头笑笑轻轻“嗯”了声。
这小小的一声仿佛让玄策心里的花都开了,他激动的一把把哥哥抱起来,直奔卧室放床上。
“玄策……玄策,你先等等,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哥……”
“我都等了快十年了,你让我碰碰嘛……我绝对让你爽!”
守约听了这话红了脸,看玄策拿出也不知道从哪来的润滑给拆了,再想起当时在超市里那么贵的东西,还不让他看发票……
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
这个小狼崽子,还真的是彻底拿他没办法了。



——————
双向暗恋,一颗美滋滋的糖,希望喜欢~

评论(5)
热度(128)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