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策约】大雪过后的热吻

刚刚在他市执行完任务,高度紧张的一个月过去,这座城市下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雪。
守约和玄策难得闲下来,身心放松的在街道上慢慢走着,因为不是中心区,天还下着雪,路上人不算多,两侧的小店有的挂着风铃,夹杂着雪片的风一吹,叮玲玲叮玲玲的响。
“哥哥,我们要不要买点什么小礼物,带回去给木兰队长他们啊?”
玄策抬头看着一家家装潢别致展物新颖的店,忍不住想进去瞧瞧。
“是自己想要什么吧。”
守约温柔的笑笑,和玄策随便拐进旁边放着舒缓钢琴曲的西装店。
“呀,这里的西装好帅啊!”
玄策拨弄着衣架,拿出几件看了看款式和颜色,又摸摸衣料,似乎挺喜欢。
守约把衣服在他身上比了比,看看镜中的玄策,笑着问他,“喜欢吗?”
“喜欢……可是好贵……”
玄策刚刚看过价格,这种高档的成衣店,都是限量的款,每件都是独立设计,价格不菲。
“喜欢就行,哥哥送你。”守约宠溺的目光看的玄策有点不好意思,他环顾了一下店里说,“哥哥你也看看嘛,我也要送你!”
守约本来没想要什么更不想让弟弟给他花钱,可拗不过玄策,就挑了一条蓝底黄枫叶的领带,又搭配了一个小领带夹,玄策不禁想了想哥哥穿着白衬衣用修长的手指系领带的样子,偷偷傻笑起来。
提着东西出了店,他们又在对面买了几件工艺品,想带回去给小队里的人。雪渐渐小了,玄策调皮的抓起路边座椅上的积雪,开玩笑的扔到守约身上,守约没躲开,伸手就又把雪水往玄策脸上抹,玄策脸上挂着水珠,守约睫毛上沾着雪粒,嬉笑玩闹,一若幼时。
守约揉着眼睛,边笑边斥玄策,“没轻没重的,水都进我眼睛里了。”
“那我帮你吹吹!”
玄策扒拉着要靠近,被守约挡了,他把玄策一推,食指指着他带着笑意佯装威胁道,“你别过来,又想占我便宜。”
玄策刚想再凑过去,可突然地面剧烈的震动起来,不是幻觉,脚下的地面震的他就要摔倒,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道裂口横空把两人分开,方才不到三步的距离,现在却像是站在了银河的两端。
地震了。
这座城市处在活跃地震带上,突如其来一场地震并不稀奇。
“哥哥!小心!”
玄策话音刚落,一块从天而落的大玻璃砸了下来,守约赶紧用手臂护住头,玻璃碎开把守约两只手臂划的鲜血四溅,可是现在,他往前是无法跨越的裂缝,往后就意味着要离玄策越来越远,经历过分离,就知道分离的恐惧。
“哥哥!”
看到那边受伤的哥哥,玄策急的眼眶都红了,他趴在裂缝边缘,声嘶力竭的大喊,守约强忍着疼想尽力露出一个微笑安慰玄策,可这时脚下竟蓦然一空,地面裂的粉碎,他瞬间沉入了裂痕里面,他本能的想抓住些什么,可是断口根本没有着力点,一种绝望感笼罩着自由落体的身子,而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和玄策一起买了西装,给小队的人带了礼物,在路边拿着雪闹……
“玄策……玄策……哥哥好舍不得……”混合着沙土越来越沉重污浊的空气压的他喘不上气,再怎么训练有素的身体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都显得不堪一击,地面的震动带下来更多的土石,他仿佛能感觉到头顶上就要埋下来的无数石块。
玄策,好舍不得……
好舍不得……
就在身体几近坠入深渊的时候,守约感觉腰间一紧,两道锁链缠住了他,他停住了,这两道锁链那么稳那么有力,是玄策的钩镰。
“哥哥,我拉你上来!”
玄策在裂口边缘狠命的拽,路上疯狂奔逃的人没有一个有停下来帮忙的意思,生死面前,人都是自私的。
守约尝试着去踩断面配合玄策往上爬,但是断面石头不稳,一用力触碰就滑,好几次差点要把玄策也拖下来。
裂缝很快就会扩的越来越大,震感也越来越强烈,再这样下去玄策也跑不掉了。
“玄策,算了……”
“算了!”
守约抬头看看玄策,他们隔着钩镰的最大长度,一个咬牙不甘,一个蓄泪不舍。
“哥哥,我一定,一定会把你拉上来的!”
玄策又一发力,他用这钩镰杀过很多人,唯有这一次,是用来救人,救他最爱最爱的哥哥。
咔——胳膊脱臼的声音,磨出血的手掌加之这脱臼疼的钻心剜骨,可是他还不放手,一点一点的,一分一毫的把守约往上拉,在守约从裂口边缘上来的刹那,玄策脱力的坐到地上冲着他笑,两颗小虎牙露在外面,像是吹散了层云的春天的风。
然而摇晃的地面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玄策猛地站起来,一把把守约揽在怀里,另一只手护着头挡砂石。
“跑!”
两个人飞快的在激烈晃动的地面奔跑起来,守约淌血的手臂把玄策衣服染深了一大片,玄策将他搂的很紧,紧到守约能感受到玄策心脏砰砰搏动的韵律。
玄策保护着他跑过一条条街道,一直以来,都是他在保护别人,出任务的时候,他总是断后掩护,他说自己枪法好,不怕。有什么事出了岔子,他也总是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他觉得木兰队长是女人,要保护她。所有危险的时候,他都把自己留在队友背后,因为要保护他们。
可是这一次,是玄策,一直从小被自己宠着护着的弟弟,在保护他。玄策的怀抱那么安稳,他逐渐成长起来的坚实臂膀牢牢的将守约护住,甚至还小心翼翼地绕过了守约胳膊上的伤口。
拼了命也要拉他上来的钩镰和这可靠温暖的胸膛,仿佛……就是他一生的追逐。
原来,被人用手臂环过肩膀护在怀里的感觉……是这么的奇妙。
守约觉得眼睛很酸,也不知是沙子还是动容,被玄策这样霸道又温柔的搂着的时候,他才发觉,自己从来就没有那么强大。
强撑着要保护别人保护弟弟姿态的守约,却在这一刻,无比的享受着被弟弟保护,被他疼爱。
“这里应该……没事了……”
跑出了最危险的区域,和众多人群一起站在紧急避难的广场上,震感已经不再强烈,玄策急促的喘着,还不忘去看守约的伤,他心疼的想去把血擦掉,又满手灰尘不敢碰,就用嘴轻轻的吹。
“没关系,玄策,不疼的。”
守约浅浅勾勾唇角,牵扯出一丝笑来,玄策抬起头,也回笑了一下,那种如释所负的心安的笑。
广场上的人多起来,有的紧紧相拥,有的不知所措,有的四处张望,有的痛哭流涕,有的破涕为笑……惊险的场面还在脑海里徘徊,相逢的温情也在心里默默流淌。
兄弟二人相望了一会,玄策突然抬手拿钩镰往守约脖子上一勾把他拉向自己,重重的吻上去。
丁香舌,柔如韧,玄策性感的舌头撬开守约唇齿,长驱直入的攻掠……和玄策一样狂热又极具占有欲的深吻,火辣辣的点燃了守约的口腔。
在目眩神迷的热吻里,守约已经忘记了呼吸和换气,就任凭他这样用钩镰紧紧的把自己扣住,吻到憋仄窒闷才放开。
有那么几秒守约脑海一片空白,那种灾难过后与爱人相拥的恍惚,那种被人占据心房的紧张,酥酥麻麻,全身想被过电一样。
“我可是救了哥哥哦,所以啊,从今天起,哥哥归我,好吗?”
玄策扬了扬下巴,琥珀色的美目望着守约。守约被他看的略微低下头,轻声回他,
“不是早就归你了吗。”

 

 

——————
爱不只是调戏撩拨,爱更是保护啊~

评论(3)
热度(103)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