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策约】狼崽子的情人节愿望

“哥哥!!”
玄策一回到家就扑向了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整理资料的守约,大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哥哥,感觉下一秒就要泪流满面,说不出的委屈。
守约把手里的A4纸夹进档案册,捏了捏玄策的脸,温温柔柔的问他,“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家玄策了?”
“他们都欺负我!”
玄策抽了抽鼻子,撅着嘴说道,“今天情人节,露娜带了至尊宝来,两个人各种秀恩爱,互相喂食不说,还当着我们的面接吻!啊——”
“还有……”玄策声俱泪下继续讲,“阿铠哥哥和兰陵王师父,他们俩都给木兰队长买了花,抢着请她吃饭,还送了她这么多……礼物!”玄策拿手在空气中夸张的比划了一下。
守约刚想安慰他,他喘了口气又接着诉苦,“最最最最最可气的是,就连我想一个人躺在花园的草坪上静静,都突然被人踩了一脚,正好踩在我帅气无比的脸上!然后我发现……居然是韩信和他的狐狸在玩捉迷藏!!”
守约听到这噗嗤笑了,偷偷脑补了一下那喜感的画面。玄策见守约不但不同情他还笑他,佯装生气的要走,守约拉住他,眼里带着笑意哄他道,“好了,不气了不气了,你说你,谁让你把追你的女孩子全拒绝了的,现在又来羡慕,傻不傻啊……”守约屈起食指在玄策鼻子上一勾,手还没来得及收就被玄策两手抓住,任性的摇啊摇,“我又不喜欢她们,再说了,哥哥你一直都是冰山男神远离一切诱惑,哪有弟弟先去沾花惹草的?”
“啊?”
守约无语,按照玄策的推理,他是只单身狗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哥哥太禁欲自律?还有没有道理讲了?守约抽出手,揉了一把玄策不羁的毛和支棱着的耳朵,把他往沙发上一按,扔给他一只玩具熊,自己往厨房走,“不管怎么样,饭总要吃吧。”
“哥——哥——”
玄策把熊丢到一边,蹦起来搂着守约的腰晃,“哥哥你看我这么可怜,你能不能答应我三个愿望啊?”
……
守约拍拍他扣在自己腰上的手,侧过脸看看他,“什么愿望啊?”
“你先答应我!不然,不然我就不吃饭,不喝水,也不睡觉!”
玄策一字一顿的说,还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偷偷的笑笑。
“人家都是一个愿望,你倒好,一次就有三个愿望,你当我有阿拉丁的神灯啊?”
“哎呀,我愿望比较多嘛……哥哥,你放心,这三个愿望,都特别特别简单,你就答应我嘛!”
“答应我嘛!”
玄策抱着守约摇晃了几下。
“答应我嘛!”
玄策在守约身上蹭了几下。
“答应我嘛!”
玄策拿眼睛直直的望着守约……
啊,天哪……这种眼神,这种像从大箱子里探出头来等待抚摸的小奶狼的眼神,根本没法拒绝啊!守约轻轻叹口气表示投降,“好,答应你,说吧……”
耶!玄策握拳做了个胜利的手势,小奶狼的眼神马上变成了大灰狼的眼神,“第一个愿望……特别简单,就是想让哥哥不穿衣服只系围裙给我做晚饭……”
……
“不行!”
守约果断拒绝,虽然以前早上有时候比较着急他是会里面不穿什么直接套着围裙做早餐,做完再去洗个澡,可是自从有一次他看到小玄策趴门口看他,感觉到弟弟应该是长大了要在家规矩着装了他就再也没这样过,现在想想……这确实很……很羞耻啊……
“原来哥哥就是这样假装答应我再反悔然后欺骗弟弟的。”
玄策说的很理直气壮,就好像无理要求不是他提的一样。“我只是想重温一下小时候早晨看到哥哥做早餐时温馨的回忆哥哥都不答应,在哥哥眼里,恐怕根本就没有玄策吧!”
守约张口想辩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皱着眉看看玄策,竟看到他眼眶红了,一双美目几欲落下泪来,守约一咬牙,到厨房拿了围裙进了卧室,嘭——把门关了,还锁了两道。
玄策对着关上的门吐吐舌头,望眼欲穿即将从里面出来的哥哥。
脸颊微红眉目低垂,明显的锁骨,紧实的胸肌,六块腹肌加标准的人鱼线,白色的系带一个松结系在窄腰上,荷叶边的围裙挡住一片旖旎风景却显得欲盖弥彰,黑色三角内裤包裹着饱满的臀瓣,两条长腿肌肉线条匀称,还有一条卷起来想尽力挡住后面的尾巴……
玄策都看傻了,跟着哥哥一路走到厨房,两只狼爪蠢蠢欲动,守约瞥他一眼,递给他几张卫生纸,“鼻血擦了……”
玄策擦掉鼻血,一个熊抱从后搂住守约,脸贴在他突起的蝴蝶骨上,硌的有点疼。他的哥哥也太性感了吧,玄策搂着他哼唧,把守约蹭的好痒,他扯开身上的大型狼崽挂件,指着他警告道,“只能看,不许乱摸。”
守约把蔬菜洗好放在案板上刀工熟练的切丁,又把鸡蛋打进碗里搅匀,同时打开电磁炉热了两条青花鱼,撒上孜然五香粉,噼里啪啦的格外诱人。
玄策凑过去要闻,被守约一把拉住,“你离远点,别被烫到。”
玄策乖乖站到一边,看着哥哥和鱼舔小虎牙,又偷偷从后面想拽开守约的围裙系带,守约一手抓住他鬼鬼祟祟的狼爪,一手翻炒青花鱼,玄策见机用另一只手胡乱在守约胸前摸了摸……
胸前的乳首受到刺激机警的立起来,小小粉粉的,玄策一捏就彻底的凸出来,像颗令人垂涎欲滴的待采果实。
守约用锅铲后面打了玄策的头一下,“你这样算严重骚扰你知道吗?”
“哥哥,你定力这么好,让我摸几下也不会怎么样吧……”玄策雨露均沾的又摸了摸另一边,趁守约一个不留神在他挺起的乳尖上飞快的亲了一下,舔舔嘴唇得意的说,“哥哥,第二个愿望,就让我摸一摸吧……”
守约啪把锅铲一放,顺手拿起条毛巾想把玄策手给绑上,玄策机灵的躲开,身子与守约贴在一起紧紧抱住,守约刚刚被他玩弄的立起的乳头隔着他薄薄的衣料与他的摩擦着若即若离,玄策又开始悄悄把手往守约三角内裤里伸,刚碰到凉凉的臀丘就被拎了出来,守约攥着玄策的手腕拎起来打量了一番,眯起眼睛笑着说,“玄策,今晚是不是想加一道烤狼爪啊?”
玄策嚎叫了一声大喊,“哥哥哥哥!你做的鱼糊了,快看,都冒烟了!”
守约转过头一看,两条青花鱼已经黑了,灰烟一缕一缕差点要把人呛死,他赶紧关了电磁炉看着两条焦黑的小鱼干心疼的不得了。
“玄策!!今天晚上没有吃的了!!”
玄策可怜兮兮的小声嘀咕了句,“明明有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却不给我吃……”
守约听了这话一愣,不解问,“你说什么?哪有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
玄策下巴抬了抬点点守约示意了一下,守约明白过来又羞又恼,再被刚才的烟一呛,眼眶咳嗽的红红的,眼睛湿漉漉的,脸也隐隐约约红红的,再加上什么都没穿,看来更是风情万种,玄策把守约拉出烟雾缭绕的厨房,又用那种渴望爱抚的小奶狼的眼神看着他说,“哥哥,你看,现在吃的没了,你还穿成这样,人也让我摸了,是不是该满足我的第三个愿望——我们一起去床上玩耍一会吧!”
守约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吐出血来,百里玄策究竟是怎么用这么纯真的眼神,这么正经的语气,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来的??他刚要发作就被玄策抱住,玄策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锁骨窝,温热的气息吹在上面,带着微哑的柔,缱绻的暖。
“哥哥,情人节快乐,我爱你。”

 

 

——————

啊~吃糖~~

评论(27)
热度(234)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