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逍景】2007年夜里下过大雪

水晶灯,高脚杯,蕾丝裙边,绣纹领带,盛大奢侈的酒会上,男男女女交杯换盏谈笑风生,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一副趋炎附势的笑容,想着在尽可能多的人身上发现利益。厉逍拿着杯红酒,看看那边大哥二哥跟人聊的火热,实在不想去凑那个热闹,兜兜转转觉得无聊,就离开了中央区域,百无聊赖的在一块大玻璃上照了照,很帅,厉逍对着玻璃里映出的自己十分满意,甚至还对着微笑了一下。
这时,他透过玻璃的反光还注意到一个人,在钢琴后面,表情很专注,眉眼说不出的好看,白西装高贵而优雅,胸口处金色绣线绣出一道繁复的花纹。品味还不错,厉逍走近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又听了听他弹的曲子,琴弹的还这么好。和那些只会喝酒的凡夫俗子不大一样。
“你再这么盯着我看,我可要误会了。”
弹琴的人抬起头,眼神与厉逍对上,唇边勾起一个笑。
厉逍愣了愣,被他这惊鸿一瞥似的目光看的竟有些恍惚,随即又恢复了往日的嚣张语气,手在他钢琴键上按了按,“本少爷是在想,看你弹的还不算刺耳,想着可以赏脸,让你给我当个伴奏。”
那人笑靥如花的站起身,走到厉逍身边,抬起手整了整厉逍衬衣的领口,还给他往下开了一颗扣子,带了些揶揄说道,“那可能要让小少爷失望了,因为我觉得,你可能配不上我这么好的伴奏。”
厉逍一听就要炸毛,从小到大养尊处优天资聪颖的他从来没被质疑过,更何况是在音乐方面,急于表现的他坐到钢琴前,瞪了那人一眼,压着怒火说,“那你可要听好了。”
厉逍弹的是《唐璜的回忆》,数的上的高难度曲目,他全神贯注的弹奏着,手指都要燃烧起来,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就连他参加全国大赛时都没这么认真过。每个音,每个段落,每个小节都被演奏的近乎李斯特原作,当他志得意满的弹奏完毕要向那人回击时,他一抬眼,发现那个人居然已经走了!
他走了!
厉逍愤怒又难过,他急急火火的站起来想找到那人,把宴厅里穿白西装的都看了个遍也没找到,他感觉很失望,也不知怎么,会被一个陌生人这样左右了情绪,回到哥哥旁边和别人心不在焉的说了几句话,他脑中还在想着那个好看又傲慢的人。
突然他感觉肩膀被拍了拍,转头一看……
……
“你!”
“你去哪了?在我弹琴的时候离开,你是故意的吧?!”
厉逍一方面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一方面又为他对自己的不屑而气恼。
“我去洗手间了,不是故意的。”
他眨眨眼,眸光里仿若有星辰闪烁,厉逍皱起眉,对着这样一张脸,脾气再怎么不好的他也生不起气来。
“呀,封总,没想到你今天也会来。”
厉睿笑脸相迎的走过来,拉了厉逍一把,让他靠后站,眼中那觊觎和贪婪的神色丝毫不掩。
“怎么,我不能来吗?”
“当然可以,荣幸之至!”
厉睿又介绍道,“逍逍,这是封景封总监,可是圈内的名媛。”
名媛这个词让厉逍听出些端倪,他斜了封景一眼,低声说了句,“狐狸精。”
声音不大,封景和厉睿却都听见了,厉睿尴尬的解释道,“封总,厉逍他……”
封景打住了厉睿的话,伸出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开玩笑的对厉逍说,“别把我暴露了,当心我现原形。”那个神情,那双美目,浅笑之间就能把人吃的死死的。
然后整场宴会封景就一直坐在了钢琴后面,没来喝酒,没和人搭讪,有不少图谋不轨的人去给他送花,他收了,却没表什么态。
厉逍坐在离他不远的皮沙发上看着他弹琴,一直到酒会结束也没和他说话,心里痒痒的,想去跟他道个别,却碍于面子还是直接走了。
两个哥哥喝了酒,厉逍安排司机先去送他们,自己没喝就把另一辆车开回去,坐上驾驶座,刚刚插上钥匙,副驾的门突然被拉开了,一个人坐上来,自然的就好像这是他自己的车。
“哎!你干什么?”
厉逍很惊讶,这人竟然是封景,封景把西装脱了扔到后面,云淡风轻的说,“不是一直都在想着我吗?”
厉逍冷笑了一声,但也没否认,的确,封景这样的人,看一眼就不会忘记了。
“所以呢?自己送上门来?”
厉逍虽然对这种事不是很熟稔,可是他就是不想在封景面前示弱,他侧过脸看着封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嗯,你喜欢吗?”封景自己把衬衣解开,路灯透过车前玻璃打进来,光影恰好落在封景露出的那片胸脯上。
厉逍也不撒谎,坦率的说,“喜欢,可喜欢了,封总监愿意让我试试?”
封景下巴一扬,连说着放荡的话都显得那么傲气,“来,摸我……”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想要勾引厉逍,可能单纯觉得好玩,哥哥拼命想得到他,他却自觉主动的给了弟弟,太刺激了,符合他的个性。
厉逍拿手摸了摸他的脸,皮肤特别好,碰一下就不想让人松手。
封景握住厉逍的手,牵引着往下走,喉结,锁骨,胸膛……最后把厉逍的手按在他挺立的乳首,低低说道,“傻瓜,要摸这里……”
厉逍强作镇定,脸却是红了,他用指尖捏弄着封景胸前的小樱粒,看着封景抿了抿嘴唇,就顺应着本能的压下去亲他,香水混合着红酒的气息在口中蔓延,他也没什么吻技,对着封景那两瓣唇又啃又咬,就像只吃到猎物的小狼。软香冰凉的唇舌实在太诱人,简直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这个人的一切都让人着迷。厉逍一边吻一边把手向下探,解开他的皮带扣,拉下他的拉链。
封景推了他几下,相贴的唇拉开,嘴角还挂着银丝,“换气啊!你要憋死吗!”
厉逍刚刚吻的忘乎所以没察觉,被他这么一说才大口大口的喘起气来,“封景,你好甜……还很香……”
“这就上瘾了?”封景从来没怀疑过自己诱惑人的魅力,他撩了一把头发,固定好的刘海被他抓下来,他声音柔柔沙沙的,惑人心弦,“抱着我,再摸摸我……”
车很宽敞,厉逍抱着他滚到后座,按开一点车窗透气,脱了自己的衣裤严丝合缝的和他搂在一起。
“封景,哥哥是不是也喜欢你,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
封景抬起一条腿堪堪勾在厉逍腰际,冷冷淡淡的说,“喜欢我的人多着呢。”
“那你不许让他们碰你!”厉逍灼灼望着身下的人,强烈的占有欲让他将人搂的更紧。封景一笑,“为什么?”
“因为我也喜欢你,你是我的!”
封景把腰抬了抬,暗示了一下,“看你表现喽……”
下半夜骤降了大雪,厉逍打开空调,抱着怀里全身赤裸半睡半醒的封景细细的吻。
“厉逍……下次要是你……再把我弄这么疼,你就完了……”
那天的雪积了很厚,车窗都被冻住了,封景却全然不知,第二天醒来才看到这满目的白。这是入冬来的第一场雪,2007年的第一场雪。


“封景,我给你做好吃的,你再让我来一次好不好?来完我就下床给你做早餐。”
封景扔给他一个枕头,拿被子盖住自己,“不,滚开!”
厉逍抱着被子和里面的人蹭了蹭,没得到也乖乖下床进厨房里去了。
封景挠了挠颈间又疼又痒的吻痕齿痕,有时候再想起那场大雪和那个晚上,他还会觉得脸红心跳,毕竟那是他和厉逍的第一次。
哎,早知道厉逍是这么一个要把人吃干抹净的狼崽子,自己十年前招他干嘛啊!



——————
只有任性的小王子才能好好的宠爱同样任性的小公主~很多私设,就是想写一只诱人的封狐狸啊~

评论(5)
热度(49)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