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策约】哥哥的尾巴还能这样玩

美好的周末夜晚,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熙熙攘攘的街上,玄策穿着他精挑细选的低胸深v超成熟紧身衣乖巧的抱着哥哥的胳膊一起去看电影。一路上这对儿高颜值兄弟吸引了很多的目光,守约很低调,一直维持着自己冷艳高贵有气质的形象,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然而玄策……他一会儿挠挠自己露出来的那片胸脯,一会儿舔舔自己性感的小虎牙,并且,他还对路边吃着棒棒糖的小女孩放电……那双大眼睛,简直迷死人。
小女孩双手捧起脸蛋,娇娇嫩嫩的说,“妈妈妈妈,我牙疼……”
玄策听见了偷笑不已,然后就感觉被哥哥冷冷瞥了一眼。狼崽子变身狐狸精,一个笑的事儿。
到了影院,已经有很多人在排队了,他们今天要看的电影「峡谷奇缘」十分的火爆,5D效果,一流特效,听说讲的是一个召唤师女孩,在外敌入侵队友背叛的危机中力挽狂澜守护水晶的感人正能量故事。
“哥哥,我去买点喝的和爆米花。”
“好,我等你。”
说实话兄弟二人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放松的周末了,这次好不容易队长大发慈悲给了他们两天假,所以玄策兴高采烈的说要去看这个「峡谷奇缘」的时候,守约也就愉快的答应了。
影厅很大,巨幕荧屏豪华套椅,一排排都坐满了人。玄策抱着一桶奶油味爆米花,拿着两杯蓝色气泡碳酸饮料,心满意足的和哥哥坐在了最后一排情侣座。
“玄策,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许喝这种容易让你缺钙的饮料吗?”
守约想把他手里的饮料拿过来,可玄策撒娇不给,“哥哥……我都这么高了,还这么帅,不在乎这一点点钙了。”
“我在乎……我比你自己疼你……”守约脱口而出,又不知道怎么再解释下去,玄策心下一暖,哥哥对他的体贴入微,总会在很多很多琐碎到不值一提的事上让他感动,玄策乖乖交了饮料,还捏了一颗爆米花喂给守约,“好好好,不喝不喝,看电影。”
电影在一场激烈的冲突中震撼开场,王者峡谷的和平被疯狂的敌人打破,利刃,枪弩,炮火,鲜血,一幕幕都十分的逼真,立体的画面再配合上晃动的座椅,简直如同身临其境。
千疮百孔的王者峡谷岌岌可危,召唤师女孩却不甘心,她凭借着智慧和勇敢尽力杀敌,可是关键时刻,她竟然被愚蠢的队友出卖了,挽回的局势又陷入胶着。
在召唤师女孩被敌人疯狂围攻的时候,屏幕中的枪弹简直要飞出来,座椅剧烈的摇晃,两个坐的很近的人衣料就也随着摩擦起来。
嘭——召唤师女孩受伤倒进了草丛,突然窜出的早已经埋伏好的敌人吓了玄策一跳,他跟着歪斜的座椅一下子靠在了守约身上,然后他就赖在哥哥温暖柔软的身上不想走了。他侧着头枕到守约腿上,双手环住哥哥的腰,在他小腹处蹭了蹭,像只找到了窝的狼崽子,守约扒拉了他几下,又看看周围人,大家都在认真看电影,没注意到有个小狼崽在这揩哥哥的油。
“玄策,你快起来……”守约压低声音说道,玄策不动弹,装没听见,还变本加厉的拽过守约的尾巴缠在了自己脖子上,用手顺了顺毛……
天然的毛围脖,舒服!还带着哥哥的体温,刺激!
“玄策!你干嘛,尾巴要被你玩坏了,松手!”
“就想玩坏哥哥……”
玄策开始把手往上伸,跟着座椅的摇晃轻一下重一下的摸着哥哥紧实的肌肤,还使坏的夹了一下守约胸前的小樱粒。
“唔……玄策!”
电影屏幕忽亮忽暗,亮的那一下差点把守约吓出心脏病,他赶紧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展开一下子罩住不安分的玄策,但这让玄策更肆无忌惮了,他故意很重很响的在守约那处出声的亲了一下,旁边的人听到这异响转脸来看,黑漆漆一片没看出什么就又投入到电影里。
守约想把玄策从身上拉下来,可这小狼崽子就是缠着不松手,他从外套里露出半个脑袋和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认真的低语说,“哥哥,你这么大动作,等会左右的人可就都发现了。”
说完还在守约大腿内侧捏了一把,又钻进外套里去了。
“有你这么瞎折腾的吗,起来看电影。”
守约被他撩拨的起了点反应,又紧张又难受,屏幕每亮一下身子就有细小的电流经过,汇聚到玄策趴着的地方。
“不起,我穿的少,里面暖和。”
想想玄策闹着要穿的那小低胸v字领,现在知道冷了。
守约僵持了一会儿,电影情节早就断了片,什么召唤师女孩夺取了暗影主宰的力量,好不容易逼退了一波敌人,这些他现在都不感兴趣了,只想赶紧解决这个已经快要在自己外套里演起动作电影来了的弟弟。
“玄策,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就走了。”
守约要站起身,却被玄策按住了,他把外套撑起来把守约也罩了进去,黑暗中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神秘的小声说道,“哥哥,我们来接吻吧……”
“别闹!”
“没闹,可认真了。”
随后玄策就用一个火热的吻来证明了这一点,守约猝不及防被他撬开牙关,灵巧的舌探进口腔寸寸纠缠,随着外面时明时暗的电影屏幕光小幅度的换气和喘息,紧紧贴合的身体感受得到对方频率一致的心跳。玄策的手沿着哥哥身体的线条一路抚过,守约把他的手攥住他就用另一只,另一只也攥住他就用嘴调戏。哥哥这种羞涩隐忍又想要的模样真是太诱人了,把他玩坏在自己怀里吧,让哥哥彻彻底底的属于自己吧……像狼盯上了猎物就不会放他走,一定会想方设法弄到手。玄策趴在守约耳边低问,“哥哥,还是处子吧?”
……
“什么烂问题,你说呢……”守约咬着牙答道。
“等会就不是了。”玄策轻笑,手在哥哥尾巴根处打了几个旋,暗示着什么。守约的尾巴感受到危险立即竖起来了,想把那只摸的他既痒又疼的手赶走。玄策把手离开炸了毛的尾巴,又去戏弄哥哥其他敏感的部位。蜻蜓点水勾出渴望,浓墨重彩点着欲望。就这么浅吻轻啄抚摸捏弄的两人渐入佳境,突然头顶好像来了一道不应该是电影屏幕发出的强光。
然后扩音器里的声音像三月的惊雷一样响起,“最后排的两位观众,最后排的两位观众,电影已经结束,你们二位是想在这里给大家表演彩蛋吗?”
玄策把外套拉下来,安慰的亲了亲守约已然潮红的脸,“哥哥,你忍一忍,我们回家再继续……”

 

 

——————

“玄策,你在干嘛?”
“收集哥哥掉的尾巴毛~”
“哈??”
“我要用它们做一个大!围!脖!


评论(13)
热度(260)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