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策约】狼崽子成长日记

·两岁·
别人家的小孩学会的第一句话都是喊妈妈,可是玄策会说的第一句话是哥哥,半大的少年每天都要吃力的把弟弟抱在怀里拿着奶瓶给他喂奶,两岁的玄策并没有让他的小哥哥省心,他从来都不会乖乖的喝奶,总是没喝两口就把奶嘴吐出来,守约很无奈,弟弟从小就挑食,也不听话,他最后想了个办法,每次都先让弟弟吸一吸自己什么都没有的胸前小樱粒,再给他奶瓶喝奶,玄策含着哥哥粉色的小点,愉快的咂着嘴,好像真能吸出什么似的,还时不时用刚长出几颗的乳牙去咬,弄的守约又酥又痒的,不过总算解决了弟弟喝奶的问题,他觉得玄策可能是纵观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喝哥哥的奶长大的小婴儿。
·四岁·
守约看到带着一身伤从幼儿园回来的玄策着实吓了一跳,他赶紧拿出药箱一边给弟弟包扎一边问他怎么了,玄策头一偏,小嘴一撅,气冲冲的说,“幼儿园的那些人,说我是孤儿,要一起欺负我,我就和他们打架了。”
守约一听心疼的不得了,把弟弟每个伤口都用药水擦了一遍又轻轻的吹了吹亲了亲,温柔的哄他,“痛痛飞飞,飞——飞——”
“我不疼,我把他们都打倒了,他们现在特别怕我!”玄策虽然嘴上这么说,药水碰到伤口的时候眼眶还是红了,守约把弟弟拉进怀里,摸着他的红发和耳朵说道,“我们玄策真厉害,下次谁要是再敢欺负你,你就告诉哥哥,哥哥帮你一起收拾他们。”
玄策重重的点点头,哥哥总是让他特别有安全感,每次只要哥哥在身边,他就觉得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更何况是几个打不过他的幼儿园小孩。
守约把弟弟抱着亲了又亲,从小没有父母的玄策,内心比谁都敏感又好强,他舍不得弟弟受一点委屈。
一定要更好的保护玄策,他想。
·八岁·
今天守约让玄策放学自己回家,玄策闷闷不乐的踢着小石子慢吞吞走回家,刚转过街口的时候,他看到了哥哥,哥哥穿着白衬衣牛仔裤牵着一个长头发的女生,两个人说说笑笑很开心,那个女生还特别害羞的去踮着脚尖亲守约的侧脸,玄策看到以后感觉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像被人狠狠的扎了一下,他飞快的跑回了家,嘭的关上门,把书包扔在地上,这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伤心,又恨又伤心,他把自己锁在屋里,像个受了伤趴在窝里的小兽,守约回到家才发现事情不对,怎么叫玄策都不出来,各种好话都说了,玄策就是不吱声,守约急的要命,又无可奈何,不过玄策这任性妄为的脾气,还不就是他惯出来的吗。
过了整整两天,玄策把门打开了,一双大眼睛湿漉漉的,红色的眸子像要滴出血来,两天没吃东西,他都瘦了,然而守约比他更不好过,他甚至不知道弟弟到底为什么来这一出。
“哥哥……”玄策紧紧攥着一个木雕小人项链,声音还带着浓浓的鼻音,“这个是我好几天才做好的,我把它给你,哥哥……哥哥别不要我好不好?”
守约接过项链,上面木雕的小玄策露着笑容,还用水彩笔上了色,傻乎乎的很可爱,他把玄策抱起来坐到自己身上,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低低说道,“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哥哥最疼的人就是你啊。”
“可是我看到哥哥和一个女生那么开心的在一起,哥哥喜欢她,很快就会比喜欢我还喜欢她了,到时候哥哥就不会再来接我放学,陪我睡觉,给我做饭,不会再抱我亲我和我一起玩……玄策好害怕,玄策好害怕哥哥丢下我。”
特殊的家庭让玄策非常早熟,他外在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更狂傲不讲理,好像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王,但心里却比谁懂的都多也比谁都脆弱。
守约一愣,半晌他把玄策给他的项链挂到脖子上,对玄策笑了笑,食指在他鼻尖一点,“你这个小人儿精,放心吧,在哥哥心里,你永远是最重要的,没有人可以占据或代替,永远。”
“永远。”
玄策伸出一只小指,“拉钩!”
“拉钩!”
两人小指勾在一起,拇指抵在一起,甜甜的笑了。
后来玄策就再也没看到哥哥跟那个女生在一起过,他们分手了。
·十二岁·
守约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长城守卫军以后一周才能回家一次,玄策虽然不大情愿,但是他知道,这是哥哥的事业,也是百里家族的责任。并且他也长大了,他不能成为哥哥的累赘。可是他真的好想哥哥,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醒时梦里全是哥哥。有时候还会做那种梦,那种让他脸红心跳害羞的不得了的梦,就连这种梦,对象都是哥哥,哥哥的怀抱那么暖,吻那么甜,身体那么软……
“玄策,我回来了,都几点了,还不起床?”
守约带着给玄策买的小礼物,敲敲玄策的屋门,玄策听见腾的从床上直起身子,手忙脚乱的把内裤床单卫生纸还有沾着白色液体的哥哥的照片一股脑塞到抽屉里,随手拿过一件衣服套上,从床上蹦下来打开门,扑到哥哥怀里,守约揉了揉弟弟的乱毛,这小子长势很快,已经到他肩膀了,耳朵又尖又挺,玄策比他更像父亲,锋芒毕露的,而他则继承了母亲那种外冷内柔的感觉多一些。
“你看你,慌张什么?衣服都穿反了。”
守约把玄策穿反的衣服从头脱下来,又给他正过来穿上,朝他眉心弹了一下,“起这么晚没用心学习被我抓个正着了吧?”
“才没有……”玄策耳朵抖了抖,又想去抱哥哥的腰,守约把礼物递给他,扯下他总粘着自己的手,“我先去洗个澡,这个给你的。”
守约进了浴室以后玄策把礼物盒打开,是各种口味各种形状的糖果,然后他听到了浴室的水声,浴室门有一大块磨砂玻璃,玄策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洗澡的哥哥,哥哥笔挺高挑的身材,柔软的尾巴,被水冲的耷拉下来的耳朵……玄策喉结动了动,吞了块糖,哥哥……应该比这糖更甜更好吃吧……
·十五岁·
玄策已经习惯了自己睡觉,可是在哥哥回来的那两天里,他还是想蹭到哥哥床上,和哥哥搂在一起,用腿缠在哥哥腰侧,手搂着脖子才安心。守约宠他,感觉弟弟从小缺失母爱,这样的行为也可以理解。守约睡眠很浅,玄策翻个身他都能感觉到,更别说玄策直接起来了。他随着玄策一起,打开床头灯,问玄策道,“怎么了?”
“哥哥,我好难受……”
守约赶紧用手试了试玄策的额头,焦急的问,“病了吗?哪里难受?”
玄策拉过哥哥放在他额头的手,一路牵引着哥哥的手摸到自己下面,伸出小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这里……这里难受,好胀,好疼,哥哥对玄策最好了,帮帮玄策好不好?”
守约被玄策的手压在那处硬挺上,他看着玄策满脸的渴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玄策是真的长大了,好快,快的他还没反应过来。
“哥哥,帮玄策弄出来吧……”
“它胀的我好疼,都是哥哥的错,是哥哥让它这样的……”
守约抽出手,拿过放在床头的一杯凉水,一下子倒在了玄策挺立的物什上,声音冷冷的说了一句,“自己解决。”
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还不忘带上门,然而玄策还是发现,哥哥一向冷冷清清的脸红了,就连那对耳朵都在颤动,尾巴也翘起来了,这分明是内心动了情的表现,哼,还装成一幅冷若冰霜无动于衷的模样,越是这样的哥哥,他越觉得格外的诱人。好喜欢,哥哥怎么样他都喜欢。
守约在客厅里坐了一夜,黑着灯满脑子都是玄策勾引他的样子,他听到玄策在屋里似乎是故意发出的喘息和抽气声,自己也憋不住的一只手握住了渐渐抬头的欲望,紧紧的咬着下唇,另一只手抚弄尾巴根,闭上眼睛仰起头……
玄策……玄策……
这么多年的肌肤相亲依偎取暖,这个弟弟对他,怕是早就不一样了。
·十八岁·
玄策的十八岁生日,守约亲自做了一大桌好吃的,买了一个大大的水果蛋糕插上了蜡烛,成年以后,玄策也要和他一样,成为一名长城守卫军了,玄策的钩镰已经练的近乎完美,他完全可以胜任起家族的使命守护长城,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最欣慰的事。
“说吧,想要什么成人礼?”
守约一根根点着蛋糕上的蜡烛,把蛋糕推到弟弟面前。
“嗯……”玄策想了想,神秘的说,“哥哥,你闭上眼睛,闭上眼睛我才能告诉你。”
守约笑了笑,闭上眼睛,不知道这个弟弟又在搞什么把戏。下一秒,嗖嗖两道凌厉风声划过耳畔,第一道,钩镰如瞬闪一般将守约穿着的衣服刹时撕成碎片,第二道,另一根钩镰紧紧将他赤裸的身体缠住绑了起来。而这一切,不过守约闭上眼睛后的一秒。守约大惊,完全没有任何防备就被玄策一拽拉进怀里,“哥哥,我不要什么成人礼。”
“我想要你。”
“玄策,你……钩镰是对敌人用的,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守约无济于事的挣扎了两下,不可思议的看着弟弟。
玄策勾起唇角,吻了吻守约的锁骨,低低说道,“我不管,我就是要得到你,哥哥,你是我的,你的身体,你的心,都要是我的。”随即玄策就把守约压在了地毯上,用力的在他尾巴根上捏了一把,守约全身过电的颤了颤,眉微微蹙起,有点楚楚可怜的样子。玄策又咬了咬他的耳尖,吹进一句话,“哥哥,别怕,我会让你爽上天的……”

 

 

——————

把狼崽子养大了哥哥还跑得了吗??

评论(34)
热度(404)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