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风天逸×傅红雪】囚凰·求凰(章四)

章四
君子远庖厨,这话讲的一点没错,风天逸第一次下厨就让刀割伤了手,让烟熏脏了脸,插在发间考究的羽毛歪歪斜斜的垂着,金丝线白底外搭湿了一大片……他之所以搞成这幅狼狈的样子,是因为傅红雪说想吃阳春面。
风天逸把面做熟了都没想明白,凭什么自己堂堂羽皇,因为那人随口一说的阳春面,要跑到这锅碗炉烟之间给他费尽心思的亲手做。做完还给他端到了房里,幸亏一路没人看见,估计看见了也没人敢认这是羽皇风天逸的尊容。
“喏,你要吃的阳春面。”
傅红雪一愣,看着风天逸用布包着手指,脸上一大块黑烟污迹小心翼翼端着一碗面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一下,转瞬即逝的一个笑,风天逸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隐去了,他眨眨眼,“傅红雪,你刚刚……笑了?”
……
傅红雪不置可否,风天逸却如见惊鸿,逗他道, “你笑起来真好看,你为什么不多笑笑?”
“你再笑一下……”
“本皇的话你也不肯听了?笑一笑……”
傅红雪不理会他的无理取闹,腰背笔挺的坐下,斜他一眼接着就目视前方,这场景不由让风天逸想到那烽火戏诸侯取褒姒一笑的幽王,讪讪闭了嘴,把面摆到傅红雪面前,自己坐到他旁边看他吃。傅红雪吃了几口,搁了筷子转过脸来对风天逸无奈道,“你能别看着我吗?”
风天逸长眉一挑,指指傅红雪眼前的那碗面,“怎么,我辛苦给你做了面,看看你都不行?”
“你这样我吃不下。”
风天逸气恼的背过身去,把几欲掉落的羽毛扯下来扔在地上,换上朝廷之上羽皇的那种命令的语气道,“等会吃完到我寝宫里给我弹琴,我想听什么你就要弹什么。”
“还有,把我穿的这身衣服洗了。里外正反要洗十遍。”
傅红雪夹起一根很长的面条,小口吸进嘴里,嚼了一会低低答了一个“好”。
风天逸是高兴了,可也有人不高兴,雪飞霜不止一次跟哥哥提过她和风天逸的婚事,可雪凛总是用各种理由给挡了回去,外人看来天造地设珠联璧合的一对,婚事却是一拖再拖。
“哥哥,快年关了,我前几日找那算命先生算过,说这些日子最宜嫁娶,你看,我和天逸的婚事……”
雪凛一切事都可依着妹妹,唯独这事,雪飞霜一提他就当口回绝。“飞霜,我说过很多次,你跟风天逸并不合适,我会为你挑选更好的人,来做我们雪家的乘龙快婿,你不必操心了。”
雪飞霜一听这话就急了,她慌忙拿手臂向雪凛一挡反驳道,“更好的人?这世上还有比羽皇更好的人吗?就算有,我雪飞霜也只爱天逸一个人,哥哥,我是真想嫁给他,就请哥哥成全吧。”
雪凛叹了口气,“飞霜,你想嫁给他,可是风天逸愿意娶你吗?是,没错,风天逸或许多少会忌惮雪家在朝中的地位,可是他真爱你吗?你对他这样死心塌地的,他对你呢?在我看着,他对那新来的人族太子都比对你上心。”
“哥哥!你说什么呢!”
这些是雪飞霜最不愿意听到的话,她最容不得别人说风天逸对她不好,风天逸怎么对她,那是他们之间的事,而让旁人说出来,就成了另一回事了。
“我说什么,我说的都是事实,那个傅红雪,现在就在风天逸的寝宫给他奏琴呢,我问问你,你雪飞霜舞技一绝,他可曾有一次把你叫到寝宫给他跳舞?”
雪飞霜低了头,小声辩解道,“天逸,天逸不过一时新鲜罢了……”
雪凛冷哼一声,“真是不知那风天逸给你下了什么迷药,把我这么聪明伶俐的一个妹妹变成了一个傻子,瞎子。”他说罢拂袖而去,雪飞霜又气又不甘,本想跟上去,却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风天逸的寝宫,绕梁琴音如抽丝剥茧在耳边起伏,弹者无意,听者有心,雪飞霜想到哥哥方才说的话,全然忘了礼数直接闯了进去。里面的琴声戛然而止。
她看见了傅红雪。傅红雪内里穿着一袭素衣,外面搭着件黑裳,颈前的结松松系着,她猛的一进来,一阵风吹开了那个松结,黑裳顺势滑下来,落地无声。苍白的脸,一双眼似清水点墨,漆黑的发,髻间绛红绳垂下。
雪飞霜怔愣地看了他片刻,又去看鎏金座上作壁上观的风天逸,猛的吼道,“傅红雪,你给我出去!滚出去!”

 

 

 

——————

更新的不快,也没列大纲,想到哪写到哪,别嫌弃~嗷嗷~

评论(13)
热度(70)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