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风天逸×傅红雪】囚凰·求凰(章三)

章三
风天逸刚回到寝宫向从灵就来回禀,说是已经按陛下说的安排妥了,他自己也会时常盯着,但他始终有个疑问,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陛下,当时朝中清一色认为应该占领塞下,给人族豁开一道口子,为什么陛下却执意向人族要这太子,他来了羽族又要这样……戒备他呢?”
向从灵还怕羽皇不会理会他的多问,没想到风天逸答的倒很爽快,“因为他不是一般的太子。”
“人族皇室昏庸无能,若是我们想要这塞下,可以再攻一次,两次,甚至十次,可是这个太子不一样,他在朝中威信极高,远远比他那愚蠢的父皇更对羽族有威胁,既然让他来了羽族,我就不会再放他走。”
向从灵是武将,对人族的朝政不甚了解,听完点点头又放心不下的问,“但是陛下,这不是把老虎养在了身边吗,这……这也很危险啊。”
风天逸把暗红长袍脱下朝座上一甩,淡淡对向从灵说,“所以才要让你精心准备好铁链笼子和驯师。”
羽族自然不会让傅红雪再享受太子的待遇,他和
最普通的菁英会侍卫一样,要晨起操练搬运粮饷随行护驾,傅红雪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些,但却也没有那娇生惯养的秉性,很少跟人说话,让做什么就一个人去做,独来独往的让人猜不透。
正值休息,傅红雪坐在一级高起的台阶上出神,今年冬天雪下的早,较之以往却并不冷,湖里只有一层带着细小冰花的薄冰,薄冰底下还会偶尔闪过几条小鱼。
那边几个侍卫忙里偷闲的议论起傅红雪,这么些天来,这冷美人就没跟他们说过一句话,他们吵闹也罢,嬉笑也罢,捉弄也罢,似乎都与他没关系,最多就是换他转眸一瞥,没有任何波澜。
“你们说,这人族的太子怎么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啊,都这些天了,连他说话是啥声音都没听见过。”
“想听?想听我就去找他玩玩。”一个微胖的侍卫小统领皮笑肉不笑的站起来,朝着傅红雪就走过去。众人的目光聚在了一起,他们这小统领,玩女人是有些鬼把戏,可傅红雪,人吃那一套吗?
眼见的那侍卫走近傅红雪,先是打量了一番,看他安安静静人畜无害的,就直接上手了,“小美人,你这里弄脏了,我帮你擦擦。”他说着伸手摸向傅红雪露在外面的那一小片胸脯,可指尖还没碰着,就让傅红雪给握住了腕子,接着傅红雪还真对他说话了,声音不大,却带着一股凌厉,“想要手就别碰我。”
这侍卫好歹也是菁英会的小统领,平时也是颐指气使的人物,听了这么一句立刻就按不住了,另一只手倏地想去抓傅红雪的领子,傅红雪偏头躲开,手上力道一紧,把他整个人向前翻去,那人被掀到地上,傅红雪转身想走,可那侍卫仍旧不依不饶,爬起来横腿一扫直逼傅红雪后腰,“你算什么东西敢威胁老子!”他气急败坏的朝傅红雪给出几拳几脚,全让傅红雪见招拆招躲开了,傅红雪一次都没有攻击性的还手,仅仅是被动格挡那人却已经招架不住,众人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老大被一个外人欺负,纷纷围住傅红雪一时间扭打成一片,他们仗着人多,傅红雪又是赤手空拳,再怎么以一敌百还是生生挨了几下,动静越闹越大,终是让一声“住手”的呵斥给平了下来。
是雪飞霜,她想都没想过,训练有素的菁英会,居然能在她眼皮子底下闹起事来。
“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一见是郡主来了,赶紧停手行礼,那起先挑事的侍卫慌忙解释道,“是他”他指着傅红雪,一脸愤愤不平,“他先出手打人,兄弟们看不下去就来帮我,才弄成这样,还请郡主不咎。”
雪飞霜看了被众人围着的傅红雪,冷眼垂目立在那里,见了她也不行礼。“傅红雪,你不会行礼吗?”
雪飞霜一向高高在上,除了他们雪家的人和羽皇风天逸,她就没把别人放在过眼里,而这个傅红雪,竟然一而再再二三的给她冷脸,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难堪,她哪能饶过他,“傅红雪,我让你行礼!”
傅红雪没动,雪飞霜却先动了,她手上长鞭一挥,狠狠打在傅红雪脸上,霎时扯出一道带血的鞭痕。
“不要以为你来了羽族还会有人对你客客气气,聚众滋事出手伤人,见了郡主无礼,该怎么罚?”雪飞霜问一旁的弟弟羽还真道,羽还真性情不似雪飞霜那般泼辣,却知要是说重了那太苦了傅红雪,说轻了,姐姐又不会善罢甘休。只好就按照羽族最普通的七鞭之刑来定。这七鞭可轻可重,可以轻的像挠痒痒也可以重的让人送命,全看打的人情分。
而雪飞霜这七鞭,全都是鞭鞭见血,毫不手软,换做常人早已跪倒在地求饶,可傅红雪从始至终没出一声,汗液顺着脸颊流下来,把那道脸上的血痕浸润的更鲜红。雪飞霜看他这幅隐忍的样子,又气又不知怎的奈何,最后还是羽还真拉下才住了手,他一边劝姐姐一边眼神示意让傅红雪快走,七鞭下来,事算是过去了,在场所有人心里都各有所思,闷闷散了。
风天逸去看傅红雪的时候他正在房里赤着身子拿毛巾蘸着水擦拭,听见响动傅红雪随手披了件衣服,风天逸走进来看看他,一抹玩味的笑又挂在了嘴边。傅红雪这才意识到这衣服是最里层穿的薄纱,身上湿着立马就透了,里面的光景全都隐隐绰绰显露出来,让人给看了去。
“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有没有让郡主给弄的破了相,要是破了相,我以后就省了再来看你了。”
风天逸说着风凉话在傅红雪床上坐下,抬眼直直的瞧着他,傅红雪脸色很苍白,嘴唇也是白的,眼眶带着点红,乌发散在轻薄的白纱衣上,黑白分明,要不是那犀利冷峻的眼神,整个人看着觉得楚楚可怜的好生惹人疼爱。
“可真是养尊处优的太子啊,受这点委屈身子就虚弱成这样?”风天逸故意在他纱衣下面有鞭痕的地方拧了一下,傅红雪一颤,不悦的皱起眉。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他只知道以前的自己也曾是鲜衣怒马剑指长戈的,彼时有多不可一世,却也像二十年大梦一场。
“他们给我吃了药。”
傅红雪突如其来的一句,说的平常,风天逸却是一惊,“他们?谁?”
“父皇。”
傅红雪三言两语道,“一种他说是强身健体的补药,其实是种慢性的毒药,吃了只会使身体越来越差。”
“什么?你知道为什么还吃?”
风天逸不可置信的问道,看着傅红雪瘦削的身子,他仿佛可以想到这个人每天喝下辛辣的“补药”是什么心情。
“他会命人看着我喝完。”
“他怕我,就算这样他都不肯罢休,还要送我来羽族,不过也好,我就不用再吃药了。”
傅红雪口气十分的淡漠,像是在说摘花喂鱼这样的小事,可在风天逸听来却极其阴毒,他当然知道人族皇室的血雨腥风,但没想到傅红雪在朝中已经是这样的如履薄冰。
风天逸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来拿过几案上的药膏给他涂抹鞭伤,可傅红雪并不领情,避开他的手一件件把衣服穿好,背对着他道,“我不需要你同情,我告诉你是怕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不用太自责。”
风天逸默默收回手,这个人,远远比他想象的要坚强,也要强大。 

 

 

——————

很认真的在写,让我看到有小伙伴在看好咩~

评论(30)
热度(83)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