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风天逸×傅红雪】囚凰·求凰(章一)

囚凰·求凰
私设如山,全是瞎编
章一
澜州下了开冬来的第一场雪。
晌午时分天色昏沉,簌簌落落的雪片子飘下来,顷刻间染白了青砖积满了栈桥,下到黄昏雪小了些,街市桥头升起灯笼,酒肆也渐渐热闹起来。
“听说了吗,今儿就是他们人族的太子来咱们羽族的日子。过会啊,就从西边那条街进青都。”
老板娘给客人上了酒菜,填足炭火,往西边望了望,“哎,这人族的皇帝也真是狠心呐,拿自己的亲骨肉换这塞下一时安稳,图个啥?”
客人摇摇头,嘲笑道,“妇人之仁,赔个太子还能再立,不过丢脸罢了。他们人族要是真割让塞下,那可就是打开了中原的口子,危在旦夕了。”
再过三个月就是年关,这是傅红雪成为太子的第二个年头,他怎么都没想到,他堂堂太子竟有一天会成为人羽族战争的战利品被一纸诏书从离皇位一步之遥的地方推进深渊。
从这里进入青都的一路不能乘辇车,他拢了拢黑色风帽,想隔绝沿街路人好奇的目光,想来可笑整个人族战败的羞辱却要他一人承受。
“姐姐,这就是人族的太子啊,他长得可真好看,他为什么要来羽族啊?是羽皇陛下看上他了吗?”
……女子一把捂住弟弟的嘴,瞪他一眼,“好看什么,人族献给陛下的质子罢了。小孩子别乱看乱说话,当心烂眼烂嘴。”
两人离傅红雪不远,一言一语落到傅红雪耳中,他苦笑,太子没当好,这祸水红颜倒是当的有模有样。
天黑尽时到了青都,灯火辉煌熠熠金黄完全不输人族皇宫的繁华。羽族侍卫在傅红雪进去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清清冷冷的一张脸,没有任何喜悲的表情,不是说人族都是些凡夫俗子吗,这太子怎么生的这样好看?……傅红雪感觉到有人一直盯着他瞧,转头轻轻一瞥,慌的侍卫赶紧低下头,再抬头时,那人早已经和随行车马走远。
虽是寒冬内室却极暖和,傅红雪随着仆从进去沐浴更衣,站着的羽族小侍女涨红着脸给他脱衣服,一条衣带扣手忙脚乱解了半天,里衣外衣的坠饰都缠在了一起。傅红雪不发一言,也不看那小侍女的窘态,赤身进到水里,散开的黑发铺在肩头,纵使定力再好的人恐怕都会被这雪肤花貌搞乱了心神。
小侍女把他脱下的衣服草草挂好,飞快的说道,“等会你穿这个,羽皇陛下还准备了宫宴,莫要迟了。”说完便跑了出去。傅红雪撩起一捧水,细细的水流从指缝间流出,一来等着他的便是鸿门宴吗……
“郡主,郡主!您怎么还躺着呢,陛下今晚设了宫宴,您再不起来梳妆打扮,那人族太子可就要抢了你南羽都第一美人儿的风头了。”
雪飞霜怏怏的直起身子,不以为然的斥道,“混账东西,让你去看了一眼那太子,回来就挖苦起我来了,真是把你惯坏了。”
侍女意识到失言,低头委屈的捏弄着衣角,脑子里还是刚刚看到的那人族太子脱衣沐浴的旖旎。
“去,把陛下送给我的那件流云纹裙拿来,我要穿。”
“是,郡主。”
雪飞霜和风天逸是青梅竹马,可谓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雪飞霜对风天逸一往情深,早就立下誓言非他不嫁,心里已经是把自己当皇后了。
可风天逸却从未表过态,对她不冷不热的,看的外人都觉得他们羽皇不懂得怜香惜玉,负了郡主深情。
傅红雪换好衣服在铜镜前看了看,羽族的衣服领口开的很低,能露出一小片胸脯,蓝色的绣线在白底料上绣出一道道繁复的花纹,白皙的皮肤隐在两道领口交汇处,隐影遮住了更深入的地方。这样暴露的衣服傅红雪在人族还从来没穿过,若是让父皇看见了,肯定会骂他伤风败俗。他望着镜前的自己,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顶着人族太子的虚名,在羽族当一个囚犯。
“殿下快些,宫宴不允许在羽皇之后到,那可是大不敬。”引路的小官催促着傅红雪,自己甚至急的要飞起来,厅堂里已经在奏乐,羽皇没来之前众人都在与邻座谈笑,傅红雪来的稍迟,人已经差不多坐齐了,小官引着他入席,却听见座中传来“呀”的一声轻呼,把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刚进来的这人身上,片刻前还熙攘的厅堂登时安静了几秒。傅红雪没理会,习惯性的把皱起的衣服下摆弄平整。这尴尬被羽皇的到来打破,风天逸一袭灼灼红衣,烫金纹琉璃冠,尽是华贵之气,他很随便的朝傅红雪的位置看了一眼,就像是确认一件自己玻璃柜里的战利品完好的在那里一样的眼神,傅红雪也望着他,丝毫没有逃避的与他相视不语。
这是风天逸第一次见傅红雪:人族的太子,还真有几分姿色。
这也是傅红雪第一次见风天逸:不像穷凶极恶的坏人。
“太子殿下,来羽族可还习惯?想家吗?”风天逸先开了口,嘴角勾起一抹调笑。简单的寒暄,却问的傅红雪心下一冷,他记得临走前父皇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让你去就去了,不准想家,想也不可能回来了。”这样冰冷决绝的话,竟是出自一个父亲之口,他也确实是死了心断了念,真的没什么可想的了。
傅红雪抬起一双黑不见底的眸子,仿佛看着风天逸,又仿佛谁也没看,一字一顿道,“四海天下,皆可为家。”

 

——————

一时兴起试码了一章,有人看咩,有人看的话才有继续写的动力嗷~

评论(7)
热度(111)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