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丝先生

交浅别言深,情深别刻薄

睡前童话🌙从前,在一个很有灵性的世外桃源住着一对青梅竹马……

战后:搂搂抱抱亲亲我我拉拉小手喂喂糖的日常

阳台氤氲多异色,巫山高高上无极,云来云去常不息

少女心砰砰砰!!!

【武暗】你的一个暗香朋友

道长×暗香,有私设
叶澜和他说,喝下这碗汤,断了前尘往事,无心无念,就能复生。
魂魄之躯接过那碗汤,发愣的站着,心里还在想着,要不要求求叶澜,让他回去再看一眼。
他叫十七,是道长从万圣阁杀手手里救下的,当时他很小,被道长抱回武当,和其他孩子们一起养着,因为道长救的捡的孩子太多了,而他是第十七个,就理所当然的被道长叫做十七。
道长对他和对其他孩子们无异,每天教他们读书习武,还照顾他们饮食起居,十七从被救回来的那天就特别依赖道长,总是粘着道长不放,因此还遭了同门师兄弟不少闲话。从开始的依赖,到后来的仰慕,慢慢的,十七甚至觉得,能多看道长一眼,跟他多说一句话,心里就能欢喜半天。
“道长,你有这么多...

【信白】红叶飞雪

珠帘半掩,阳光透过琉璃珠子映入宫阙深处,投在地上五色的影子,朦朦胧胧光斑晃了晃,就如一池水,让风撩动的波光粼粼。

以下微博: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72301896656687#_0
“重言,能不走吗?”
李白痴痴的看着韩信,用沙哑的声音道。
韩信一怔,旋即双臂绕上李白的肩膀,小心翼翼的抱住他,柔声道,“不要担心。”
李白静静伏在韩信胸口,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定在这个怀抱里,再也动弹不得。
“抱我,重言……就这样抱着我……”
红叶翩跹落下,红日西斜,岁岁年年朝朝暮暮都是如此,变得从来都只有人而已。

入冬后的第一场雪下的很大,白鹅毛漫天飞舞...

【信白】问情

问情
青丘一役后,韩信找了李白五天五夜,他身上还带着大战后未干的血,所过之处,青草皆染上了猩红。最后他在一个破木屋里把人找到了,李白蜷在一个小角落里,破碎的衣服几乎不能蔽体,白皙的皮肤上一道道撕裂的伤口,伤口上一滴滴淌出鲜红的血。
感觉到有人靠近,李白凭着本能去摸地上的青莲剑,缓缓抬起头,平日总是妖冶高傲的脸,此刻却全是泪痕,眼神呆呆的,对上韩信的视线时,他身子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想去拿剑,可手已抖的握不住剑柄,只能用一双泪光盈盈的黑色眸子怨恨的望着韩信。
如泣,如诉,水一样的朦胧,水一样的幽深,那含泪的眸子让韩信心里一荡。明明是水做的人儿,偏偏又硬铮铮的逞强。他轻轻叹了声,软语道,“跟我回去。...

发几张游戏里有趣的截图吧~
p1:3只萌萌哒小法师排队过河道(我们都不认识,自动就按高矮排整齐走路了哈哈哈哈)
p2:2只同时扑地的亮亮
p3:红果果绿泡泡~

前几天看到一句话:「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马上想到了信白,这种金戈铁马,共看晚花的情愫实在是太美好,太美好,太美好了!

「图源:b站up夕玥夜」
「记一个早晨望着天花板想到的小段叽:」
很快就要过年了,庞统给傀儡买了好几件新衣服,一件件的给他试,试着试着诸葛亮进来了,看着庞统开心的玩换装游戏。
“阿亮,这件好看吗?”
“唔……不大好看,太花哨了。”
庞统端详了一下,拿了另一件,“那这件呢,这件呢?”
“也不好看,颜色不搭配。”
庞统嘟嘟嘴,给傀儡又换了一件,“这件这件,这件可贵了,好看吗?”
“不好看,并且过年大冬天的,这衣服看着就冷。”
“哎呀,阿亮!他不怕冷!”
“那也不好看。”
“这件呢?”
“不好看……”
“这件?”
诸葛亮摇头。
“阿亮!”
“那你说,怎么才好看?”
诸葛亮思考了一会,认真的看着庞统,“嗯……我觉得你身上这套衣服就很好...

©苔丝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